第十八章 鱼肠剑

“屋外是谁?”那阴柔男子还在不死心的询问。

韩山从院门口大踏步进来,根本不理会阴柔男子的问话。

他早已经察觉到那阴柔男子的实力在第五层,以他第八层的实力,根本不用玩什么战术。也丝毫不惧怕那阴柔男子会玩什么诡计。

“吱呀。”门轻轻的打开,韩山那年轻消瘦的身影从外面进来。

漫步走到了一个椅子旁,径直坐了下来。淡笑道:“刚才听你说,这房子里有宝贝?正好我也杀的累了,过来休息一下。”

阴柔男子看韩山这么嚣张的动作,丝毫不把他这三当家放在眼里。不由得心底愤怒,却不得不摆出好脸色来。“这位小爷,深夜来造访,是有什么事?”

在未弄清敌人的实力以及来意前,阴柔男子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愤怒,一再小心。

而且,眼前的年轻男子浑身都蒙在黑布中,来者不善,而且根本看不清长相,就是今天被杀了,也不知道是被谁杀的。

“是算一笔半个多月前的旧账。”韩山轻笑道,那表情,倒真的像是来做客的。

阴柔男子嘴角抽搐了几下,他有些拿捏不准,毕竟献给那位大人的宝贝正敞开着放在桌子上,若是不小心弄丢,这可是重罪。阴柔男子不得不低声下气起来:“这位小爷,不知道是什么旧账,可让小的替你查查,还你个公道?”

嘴上说着,阴柔男子却不时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韩山,希望能从他身上找出点蛛丝马迹来。看看他的实力到底有多高。

如果这黑衣男子确实实力比他高,自然要小心对待。若韩山是进来装强的话,那可就别怪他三当家无情了。

打定好主意,阴柔男子不动神色的朝前迈一步,正好封住了韩山正前面的路。“这位小爷,我们可是相当公正的!”

韩山却根本不理他,他进来,根本就是冲那阴柔男子嘴里所说的宝贝来的,和他说几句话,也是存心戏弄他罢了。

觉得戏弄够了,韩山起身,就朝那宝贝走去。

“无知小儿!”那阴柔男子看韩山在他一而再的暗示下不出招,以为韩山多半没有真材实料进来唬他的,不禁怒上心来。大喝道:“老头,给我拿下他。”

那黑胡须老头眼睛一亮,这年轻人再厉害能厉害到啥程度?能比他外甥还厉害?这不正是一个立功的机会么!

黑胡须老头伸手拿来一把大刀,运起内劲,朝韩山大步冲去。

那大刀,就直直的自上而下,劈向韩山的脑袋。

韩山却像没感觉到那来自头顶的危险似地,浑然不觉的继续朝前走去。

“嗡!”大势朝下的大刀落了一半,却突然停住,因为惯性还在不住的颤抖着,出嗡嗡的声音。

韩山的两指,正夹在大刀的刀刃上。

“太弱。”韩山手腕一抖,那大刀砰然碎裂,各种碎裂的锋利铁片朝四周落去。韩山眼疾手快,出手捏来一块,抵在老头脖子上一划。

接着身形一动,人已经移形换位,到了阴柔男子旁边。那锋利的铁片,正抵在阴柔男子的喉咙上。

这时,身后才传来“咚”的声响。那老头的身体才落地。

“高手!高手手下留情啊。”带血的铁片抵在喉咙上,让阴柔男的声音都变了,再看那老头就这么死在这年轻人手下,阴柔男子心下极为骇然。

他自问,如果刚才那老头换做是他,他也无法躲过那铁片。

“别动,我只问你。你答。”韩山语气森然。

“好,好好!”阴柔男子也知道,这时候只有配合才能活命。

“这宝剑,你是说献给那位大人的?”

阴柔男子忙不迭的点头。

“很好,那告诉我,那大人是谁?”

阴柔男子脸色变了变,感觉喉咙那铁片又紧了紧,无奈出声道:“小爷,我也不知道啊,听说是大寨主前段时间请来的客人,就一直住在我们山寨了。有了那位大人,我们山寨底气才足。也敢去招惹那林县的三大世家了。”

说到这里,阴柔男子也露出一丝自豪来:“嘿嘿,前些天就抢了韩家一批货,真是爽,山寨里好久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财了,平日里那些穷平民哪有这么肥厚?”

“哼!”韩山手中的铁片向前轻轻一刺,顿时在阴柔男子的脖子上划开一道浅浅的口子:“问什么答什么,明白么?”

阴柔男子吓得一哆嗦,再看看那早已躺倒在地上的老头,脸色顿时煞白,忙点头不迭。

“你们寨主从哪里请的客人?那九层强者,他能请的动?”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在疑惑呢,我只知道那九层强者让寨主准备很多药草,说是要炼制丹药。其他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嗯,很好。”韩山对这阴柔男子的回答很满意,“那你可知道,那九层强者的真正实力,是九层哪个阶段?”

“啊?这可不知道啊。”阴柔男子还待说话,喉咙间那块锋利的铁片早已经刺破了他的肌肉,扎进了血管中。

啊啊呀呀的支吾了两声,阴柔男子也终于倒了下去。

刚才这个问题,韩山也只是随便问问,他也明白,那九层强者的实力,这阴柔男子多半不会知道。

韩山今晚杀了不少人,也积累了不少杀人的经验,刚才给了阴柔男子那一下不轻也不重。却用的恰到好处。正好一击毙命。

“这宝贝叫鱼肠剑?”韩山自言自语,根本不理会山匪们那些尸体,直接朝着鱼肠剑走了过去。

目光放到那盒子里时,韩山已经惊喜起来:“真是天降宝贝给我。刚才就想着能找把不反光的兵器,这就来了。”

“而且这大小,也正好适合我用作暗杀。”韩山拿起鱼肠剑,轻挥了两下,觉得重量十分轻盈。趁手极了。

“不错,以后就用你了。”韩山从房间里找了快桌布,用他原先的锋利精致匕割下一长条来。给鱼肠剑一层一层的裹了个外套。

看看满意了,这才把鱼肠剑放入怀中。

“咦?外面还有人?”韩山扭头朝外看去。“刚才我已经确定这整个矮山上的人全被杀死了。怎么还会有人?”

“难道是那九层强者闻讯来了?”韩山脸色一变,不敢怠慢,左右急看两眼,钻入了房间里间里的窗帘后面。

韩山在那窗帘后静静的立着,蓄势待,冲劲已经准备好,一旦确定是那九层巅峰强者,韩山就准备先冲出去,逃离开来再说。

以他现在的实力,不要说九层巅峰,就算那“大人”只是个普通的九层强者,他也无法应对。

只过了一会儿,听得”砰!”的一声响过,两扇门板“呼呼”的飞了过来,砸在了韩山的脚边。幸好韩山站立的靠右一些。不然这一下,就会让韩山暴露了身形。

韩山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他不能露出头去看外面,只能靠听,来人有许多,一时间难以辨别来人中每一个的真正实力。

“看来得用“看听”那个状态了。”韩山就这样站立着,闭上了眼睛,瞬间,他进入了内视状态。

不消片刻,韩山脑中出现了黑白色画卷。这画卷正是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辐散开来。

韩山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有六个人,这六个人都身穿普通的山匪衣服,其中不像是有高手的样子。”

“而且,看他们的位置很凌乱,没有明显的向着某一人。”

韩山知道,若是那位“大人”或者是山寨寨主来了,众山匪肯定会站立在那人之后,或者以那人为中心站拢。

这下,韩山已经肯定,这六人多半就是其他矮山过来的山匪。再听那几人说话的声音,韩山已经完全确定了。

“大哥,三当家果然也遭遇不测了!”

“那宝贝呢?不是说三当家一会儿要去给寨主进献宝贝吗?快找找那宝贝还在不在?”

“大哥,这满山的人都死了,恐怕是好几个高手做的,他们在临走前能放过那宝贝吗,说不定,已经被他们抢走了!”

“哎,说得对,别找了,快快撤回去,也不知道我们得罪了什么高手,别把我们那一股人马也一并杀了。我们赶快回去看看!”

正在这时,那当头的人刚转身准备出门,却突然站立不动了,众人还觉得奇怪,再一仔细看时,那“大哥”脑袋正中,插着一枚闪亮亮的锥形长钉。

“跑啊!那群高手还没走!”一声大叫,让其余的五个人惊的散了开来。夺条路就足狂奔。

韩山哪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嗖!嗖!”几声轻响,又是五枚钉子接二连三的射出去。

无一例外的,门口传来五声闷哼,那五个山匪接连倒地。

p:韩山第一把好武器到手了,求收藏和红票!另外泡面建了个群,群号??,欢迎加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