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探查九层强者

“难道是那样?”韩山心中有了一个猜测,然后又开始加快跑了起来。

跑动中,韩山不停的加,减,转弯。在这过程中,韩山脸上始终是思索的神色。终于,韩山再一次停了下来,而这次,他满脸笑容。

“是了!我可以变换身形,来减弱风的力量。甚至有时候,整个人可以借助风的力量!这样,风不仅不是阻力,还能助我跑的更快!”韩山心中高兴,这毕竟这是他自己现的。

“可是,这需要大量的练习来熟悉风才行。现在是不行了。等有机会了,在外面开阔的地带最高度奔跑起来,才能更好的调整来感悟风。”

韩山边想着以后要专门找个时间来感悟风,边走回到屋内,继续他一晚上的收获总结。

“这次东岚山,除了风的感悟,还有一个问题。”韩山内心里想,“这次那些山匪的实力都不高,这种群战的对手级别低的,一击毙命就可以。但是我杀山匪都是见机行事,而没有一个套路。有时候周围人多了,连我自己也会手忙脚乱的。”

“我胡乱出招,和使用战技的流畅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韩山练习过震拳和夺命十二指,对那战技的各种招式协调韩山很是熟悉,“对了!如果把战技融合进兵器里,那不是更具有威力了?”

韩山记得,父亲的拳法就是靠他那双拳套出攻击的。

“震拳是对付高手用的。对付这些山匪,还是夺命十二指更合适。而且,指法也应该更容易融合到匕里。”

想到这里,韩山立即从怀中摸出鱼肠剑。他要先试一下,这鱼肠剑剑体能承受多少内劲的灌注。不然一会儿试验起来,一不小心把鱼肠剑弄坏就不好了。

一口气试到了第五层,鱼肠剑没有丝毫异常。从第六层开始,韩山开始小心起来。内劲的力度在逐渐加大。而鱼肠剑依然没有任何异常。

到第七层的时候,韩山已经十分满意了。若是普通凡铁兵器,在第六层的时候,灌注过多内劲,兵刃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而爆裂。

终于,到了第八层,鱼肠剑依旧稳稳的平放在韩山手心,没有任何异动生。

“呼!太好了!”韩山也松了口气,刚才他也是十分紧张,手心里都见汗了。平生拿的第一把好兵器若是被他自己毁了,那真是有苦也难诉了。

这鱼肠剑竟然能低抵得住第八层内劲,或许真能达到黄阶呢?韩山心中有一丝猜想。

不过他现在并不知道多好的兵器才算是黄阶,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现在就试试把夺命十二指融合到鱼肠剑里。”知道了鱼肠剑的品质极好后,韩山信心大增。若是将战技也融合进去,韩山碰上那第九层强者,说不定还能过上一招。

夺命十二指不像震拳那样深奥,是属于比较浅显的战技,韩山在早些时候就已经融会贯通了。现在往兵器里融合,也是事半功倍,信心十足。

只见韩山先是把鱼肠剑放下,演练了一变夺命十二指。沉思推演了一遍后,这才拿起鱼肠剑,灌注进入内劲后,终于开始尝试。

“灌入内劲后,这鱼肠剑就好像是我身体的延续一样。”韩山感到,这一刻的感觉很奇妙。“就像我的胳膊平白长了两寸半,这前面部分,还十分锋利尖锐。有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韩山脸上微微一笑,“无坚不摧!说不定这鱼肠剑就是为金系修炼者打造的,我用金刚经催动,也算是用对了。”

“呼!”韩山尽力朝前一挥,鱼肠剑就像平日里韩山联系夺命十二指那样,点了出去。不过这点,却不伦不类了许多,更有点像刺刀。

不过,当韩山第二次挥出鱼肠剑时,模样已经十分像夺命十二指第一式了。

不得不说,韩山的天赋很高。没几下,夺命十二指的第一式已经被韩山用鱼肠剑演绎出来。

整个下午,韩山都在不停的做着挥刺的动作。时而翻飞腾挪,像穿花蝴蝶一般,时而横冲直撞,像猛兽冲撞。不过,韩山手中那匕却没有丝毫停滞,不管韩山身体姿势变成了什么形状,总能看到那匕从不经意的角度刺出,没做丝毫停留,又收回去,朝另一边刺去。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夜色又慢慢的低垂了下来。

“是时候了。”韩山停下来。收手而立。站了片刻,调整好体内澎湃的内劲。韩山将鱼肠剑收回怀中。

从柜子里拿出早上藏进去的包裹,从里面取出劲装夜衣等物,仔仔细细的穿戴起来,韩山穿戴衣物很是一丝不苟。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说韩山穿个衣服怎么像个娘们,慢腾腾的。他们却不知道,韩山这是在借着一步一步的动作,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

穿戴好衣物鞋子,韩山思绪飞动:“那夺命十二指我也能大概融合在鱼肠剑里了。今晚要再去猎杀那些低等级的山匪,度会比昨天快三倍以上。这样,时间节省的越短,就越安全。”

毕竟,韩山还是怕被那九层巅峰的强者纠缠上。现在他的实力,最多也就能和九层的强者拼一招,然后就得有多远跑多远。在猎杀普通山匪的时候度越快,越不容易打草惊蛇,才不会把那九层巅峰强者招来。

而且今晚那些山匪们在知道了昨晚的事情后,防御力度肯定大大增强。

“今晚得小心点了,要战决。”韩山定好今天的目标,看了一遍庄子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便如同昨天那般,找时机出了庄子。

出了韩家庄,韩山找到了昨晚去东岚山的那条路,在路上快奔跑起来。

“昨天我试过,这条路奔跑下来,也只用不到一个小时,若是我边跑边练习冲劲,也耗费不了太多内劲。”韩山不想浪费一丝修炼的时间,即使在赶路中,也想尽量用来熟悉战技“冲劲”。

“崩!”一声轻响,像一支利箭一般,飞射了出去。大概激射了三四十米,韩山身形终于落下来,脚尖一点地,“崩!”又是一声,韩山又重新腾空远去。

就这样,韩山一路上不停的使用冲劲赶路,那度,比他平日里奔跑无疑要快的多。

这一路不停的使用,让韩山对这门战技也更熟悉,更操纵自如了。

赶了一段路后,再次落地,韩山不再使用内劲,而是全力奔跑起来。

刚才不停的使用冲劲,就是韩山这样内劲浑厚的,也不大能吃的消。

“幸好我只使用第六层内劲动冲劲,每次冲劲耗费的内劲还算少。如果我一开始就用八层内劲,现在恐怕体内也剩不下多少内劲了。”韩山微微咂舌,看来这冲劲确实还是少用为好,用来赶路实在是太奢侈了。

这次,韩山因为半路上使用了不少次冲劲,所以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进入了东岚山山脚下。

“终于又到了。”韩山看向东岚山,眼神很快冷了,抬头朝四周望了一眼。

他今天并不准备杀多少山匪,而是想找机会探查清楚那九层高手的详细。所以并没有走向四周矮山,而是向主峰潜伏上去。

一路向上,韩山使用敛息法隐藏自己的气息,行路也尽量找人烟稀少的,减少暴露的可能。偶然遇到山匪,也被他顺手杀了。

如今以韩山融合了战技在武器里,想要在极短时间内杀死几个普通的山匪,手到擒来。

“牛哥,你说那两座山头的兄弟们,到底是被谁杀死的?”山寨中,一个身材臃肿的山匪嘀咕。

“谁知道,那种人我们可惹不起,胖子你是不是怕了?哈哈!”牛哥满不在乎的一甩手。

胖子不信的撇撇嘴,“牛哥,要真被那些高手杀上来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牛哥夸张笑道:“那还用说?有危险牛哥帮你挡……您,您是?”牛哥的语调突然变了。

从门外进来一个浑身都藏在黑衣中的人,那牛哥一看这架势,已经猜到了什么,吓得脸色都变了。山寨外防卫森严,今天更是加了好几拨人马防守,眼前这人如果不是弟兄们扮相吓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胖子是背对着门口的,没看到韩山进来,还不信的嘲笑牛哥:“牛哥你别装了,你今晚都嘲笑我多少回了?

牛哥眼泪汪汪,一把拽过胖子挡在身前。“咚”的跪了下来:“大侠您饶命啊!您想拿什么就拿吧,我这贱命不值几个钱啊!”

“我只问你,你们说的大人,住在哪里?”韩山杀多了这些弱小山匪,也有了些上位者的气势。

胖子一听真有人,顿时害怕,可是恼怒牛哥拿他做挡箭牌,怒着小声骂:“牛八!你个王八蛋,亏我还叫你声哥,我再不信你了!这次你没死我也要把你杀了!”

“滚犊子!”牛八朝胖子啐了一口,转脸喜眉笑眼的对韩山道:“大侠,大人就住在顶峰最高处的那个山洞里,山洞还是那位大人开辟的,那里很好找的,您有仇就别找我们啊。”

“嗯。”韩山点头,手中两道寒芒闪过,转身出了门外。根本不再看身后的两具尸体一眼。

小心前行了一段,韩山抬头望望,“距离顶峰已经不太远了。就让我来看看,九层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如今,韩山有了鱼肠剑,又有了藏匿气息的敛息术和逃命的冲劲,也有信心前去一探了。

p:泡面自问跟新很稳定,可是收藏真的不多,还没收藏的请尽快了,有票票的请支持下,谢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