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突兀消失

第一百八十七章突兀消失

战场上瞬息万变,一秒,也已足够!

水囚牢只有一秒,坚金钻,也只要一秒!

如同奔雷滚滚!哗啦啦!一阵低沉的哀鸣声,突兀炸响!

金色光芒,在韩山双臂上,乍然大亮!

蛟龙出洞!

这爆裂响声,这炫目光芒,都是韩山使出的战技《坚金钻》,所施展出来的威力。

水囚牢的效果虽然只能保持在一秒之间,而韩山的蛟龙出动蓄力,也只需要一秒,就完全足够!

被困在晶状水囚牢里面的天睿,眼睛猛然张大。这等威势,也是把他吓了一跳!

天睿经验何等丰富?他早已经看出来,这蓄力一击的威势之强大。已经乎了天阶三级的威力,遥遥的达到了天阶五六级的威力强度!

这样的战技,绝对是那种十分精髓,十分集中专注的战技种类。

没想到眼前这中年人,却是修炼了这样一种战技!

这个种类的战技无论是优点还是劣势,都十分明显!

优点在于爆力强,一旦施展开来,将会爆出无穷无尽的威势。而劣势也十分明显,这种战技往往只顾攻击,甚至连防御,变化之数也全盘放弃。这种战技往往一门,只有一招,是属于全力攻击而舍身的套路。比起一般性的战技,这种战技还十分缺少变化,在对敌过程中,若是一击不中,便是再没有了一战之力!

一般的修炼者很少会去修炼这种战技,毕竟,每人能够修炼的战技数量并不多,他们并不多想把精力浪费在这种赌博似地战技上面。

可是,就眼前看来,天睿却是现,这中年人竟然是修炼成了这样一种组合战技!先手水囚牢,接着是蓄力的蛟龙出动。这样的配合,绝对可以把最强的攻击,完全击打在敌人身上。

痛苦的是,虽然心中赞赏,可现在,这组合战技却是施展在自己身上。

一秒时间,说短也长。

就在韩山蓄力的时候,天睿也在不放弃的做着挣扎!就在韩山快要完成蓄力的时候,包裹着天睿的那一个水囚牢晶状体,后面却已经是掉落了一块。

这正是天睿挣扎的结果。

轰隆!

金光乍现,周围似乎猛的暗了一下,然后被这猛然爆出的金光照亮,爆出刺眼的光芒。

蛟龙出动,似呼有千万只蛟龙,在同一时刻,钻将出来,呲着血盆粗口,朝天睿猛的咬来。

咔!咔哒!

金色蛟龙直接破开水囚牢,朝里面的天睿一口咬过去!

韩山手腕上,就如同是有一个旋转着的金色气旋一般,不断的朝着里面的天睿钻入。

蛟龙头尖锐,尾巴呈一个气旋状,乍一看就十分骇人。而威力,也不容小觑。

呲啦!叮!

天睿的衣服被直接割裂而破,坚金钻也撞击在了一层气劲护体上面。

天阶中级,五级实力的气劲护体,远比韩山的气劲护体要强悍的多。

坚金钻撞击在上面,也只是出一声闷响,就再也难以前进分毫。

如同是钉子撞击在铁板上面,虽然钉子尖利无比,可这铁板,却是铮铮。

哼。天睿冷笑一声,嘴角微微翘起,身上一鼓一荡,衣服像是气球一样膨胀起来。

那是气劲在里面形成了一层更加厚重的防护。

不管你是谁,来刺杀我天睿,就是找死!

天睿怒哼了一声,在他看来,此时的韩山根本是再无机会!

他最强的一击,连自己普通的气劲护体都无法破除,现在自己已经是将护体防御加到了最强,这人还能够打伤自己?

绝无可能!

哗啦啦!

终于,那困着天睿的水囚牢,也终于是达到了极限,在这一时刻,瞬间瓦解,变成了一滩水渍,再也没有了原先的张扬。

正得意着的天睿,神色间却是突然一凛!

他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这是什么波动?

一股细微的波动,在周围缓缓的升腾而起,却在眨眼间变化到最大!

仔细感应一下,天睿的目光,终于盯向了韩山。

天睿脸色不由得大变!

他分明看到,此时的韩山身上,不仅有着一层金色光芒,还有着一层橙色的氤氲气韵。

那橙色气韵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韩山身上出现。

是这橙色气韵!

天睿本能的察觉,这橙色气韵上带着一股恐怖的波动,就是这波动,让他心头都颤动起来。

即便是天睿此时的气劲已经有所下降,可是神识,见识方面却是丝毫不减。以他这乎常人的见识,依旧是被这橙色气韵的气息吓住了!

是一种本能的害怕!

你到底是谁?天睿眉头紧紧锁住,看向韩山。

这一时刻,韩山的浑身上下,无不笼罩在橙色气韵下面,就连脸上,也是有着一片朦胧的光彩。

蛟龙出动,破!

韩山心中,却突然豪情万丈起来,他感觉到从丹田之处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可以让他摧毁一切!

手中的蛟龙出动虽然被天睿的气劲护体给挡住,可却是没有结束,依旧在那里做着钻头那护体气劲的努力。

这股强大力量一出来,韩山感觉到,手中的蛟龙出洞,威力猛然强大了两倍不止!

一阵阵泄般的爽快感传来,韩山的拳头,肆无忌惮的挥击出去!

嗷!

半空的金色属性和橙色气韵混杂起来,甚至出现了尖锐的破空之声!

似乎真有蛟龙钻将出来!

噗!噗嗤!

带着橙色光芒的金蛟龙瞬间破入天睿体内,只听得喀的一声,天睿的一条臂膀齐肩断下!

血流不止!

鲜红的鲜血喷洒出来,洒落一地。

天睿的脸色,也徒然变得苍白!

一击打出,韩山不由得,竟然晃了一下!

刚才那一击,似乎费去了他的太多精力,施展完之后,竟然有些头晕目眩。

可是天睿还没死,韩山绝不能现在去休息。

旁边的何佩,也有些惊呆了。

她本来还在布置准备着什么,看到这边打的激烈,都有些忘记了自己手中的活计。

这时候,不论是天睿,还是韩山,都是在大口喘息着。

争取着这难得的喘息时间。

他们这天阶级别,只要得到短暂的喘息,就能够恢复不少战斗力。

不过现在的情况

天睿断了一臂,这是绝对的硬伤,即便是回到朝天宗,也是无法再将这断臂接回了。以后天睿的成就,也很可能会因为这断臂而收到影响。最重要的,在这短时间内,很难再恢复到全盛状态了。

他不仅中了韩山的侵命夺魄散,还断了一臂,劣势是已经注定了。

而韩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占尽优势,刚才那招数也是华丽之极。但是其中痛楚,却也只有韩山自己知道。

他那临危一击,似乎是透支了太多的精力,让他即便是外功力量都达到了天阶初级的人,都有些吃不消了。韩山想要快恢复过来,也十分艰难。

不过,这里却并不只有天睿和韩山两个人。

一直在布置着什么的何佩,这时候才上场。

天睿,受死吧。

何佩右手朝后腰一摸,一把寒光闪烁的匕拿在手中。

不知何佩做了什么,最开始的那黑色烟雾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是越加浓烈了。当天睿被韩山缠住的这一段时间,何佩不知做了多少布置!

紧紧锁住眉头,抿一下嘴巴,天睿用气劲封住了左臂上的经脉。

这能够保证自己的气劲和血液不会因受伤而流失。

即便我损失一条手臂,你们也无法杀死我。天睿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却依旧具有强者威严。

天睿本来就是天阶六级的强者,比之韩山,比之何佩,都高出了许多。这次是因为侵命夺魄散,这才实力有所下降,可是即便是气劲下降,可本身架子,却还依旧。这点却是不会改变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睿虽说丢掉了一只左臂,可是要解决何佩和韩山的实力,还是有的。

因为那边,韩山看起来,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你这一把小小的匕,根本伤不了我。

天睿说这话却是信心十足。这里,或许也只有韩山那一招能够伤到他了。可是很明显,那一招,韩山也只能施展一次而已!

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何佩也毫不示弱。说话之间,手腕一抖,匕已经朝着天睿脖子上抹去。

这场战斗前前后后,也才爆了十息左右的时间。每一个人都知道,只要再过一会儿,天睿的那两个帮手就来了。

刚才,这里的动静并不小,朝天宗的那另外两个人肯定也已经主意到了这里生的事儿。

留给韩山的时间,并不多了。

怎么回事?韩山想要朝前一步,却是现自己双脚都有些虚浮,提不起力气来。

这样下去不行。韩山抬起头来,看向天睿。寻找着一切机会。

哼。说了你这匕对我没用的。天睿冷哼一声,身形稍微一闪躲,就躲开了何佩的匕攻击,而后右手成爪,就朝何佩的脖子抓去。

可是这一抓,却是抓了个空!

原本的那何佩,竟然突兀消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