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九九零年(3)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

中午我放学回到家里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父母照例是没有回来哥哥们照例是在学校里锅碗瓢盆照例是冷冰冰的——我独自坐在客体里着呆心里很不是滋味.

过生日在白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每年除了父母的生日那天会多做几个菜以示庆祝以外哥哥们则只会固定的收到母亲那种所谓的具有教育性的礼物诸如钢笔书籍之类的东西.而我也许是因为是女孩子的缘故就常常被忽略掉了有很多生日是连小礼物也被遗忘了的更不要提什么生日蛋糕或庆祝会了.对此我原本是早已习惯了的.可是今天我心里却止不住有了一点怨怼之情十八岁在人生中应该是最为重要的日子啊!父母怎么可以不重视呢?

但是事实明明摆着就是没有人记住这个日子.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五月九号罢了没有任何特殊的.虽然我一大早就有意暗示着可父亲根本就没听到似的匆匆出门去了母亲仅仅说了一句:"中午我们就不回来了.你记得早点回家做晚饭."语气一如平常连笑容都没有给我一个.我沮丧到了极点还不知道该向谁去诉苦只能一个人难过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十八岁是个敏感的年龄?我的情感要求似乎比以前多了许多也变得计较而容易伤感起来了.

"叮咚叮咚"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我一惊心里生出了某种希望立即就冲了出去.门外并没有我以为的礼物和蛋糕只不过是盛妆的叶佳而已.

"是你?!"我忍不住有些失望."不上班吗?"

"休班嘛知道你一个人在家就来拉你去见识见识."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一个人呢?"我好奇地问.

"天机不可泄露!"叶佳神秘兮兮的."跟我走就是了."

"去哪里?"

"野狼!"叶佳加重了语气仿佛这名字很不一般似的.

"野狼?"我还是不懂."是森林里吗?"

你真够老土的了!"叶佳笑得直不起腰了."那是一家舞厅.是全城最有名气的了你居然不知道还说什么森林里?真是笑死人了!

“舞厅啊?"我急忙摇头."那种地方我是不去的."

"什么不能去呀?你是几十年代的人?你也时髦一点好不好?"叶佳讥讽地"再说你们家又不是没人去过的你怕什么?"

"谁啊?"

"去吧!"叶佳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催促着.

"可╠╠╠╠我还得上课啊!"

"少去一次也没什么关系的可今天会来一个很不错的歌手哦!"

"行吗?"我有了一点动摇.

"是从北京过来的呢!"叶佳边说边拉着我往外走."我知道你喜欢音乐才了找你的保证你不会后悔."

"好吧!"我重重地一点头顺势走了出去心里很有些赌气的味道.

"野狼"很快就到了.

它座落在一栋商场大楼的地下室里光线很暗以至于大白天也需要开着很多的灯仍然是显得有几分幽暗迷离的又加上大门上那个呲牙咧齿的狼头真的就有几许不良场所地下舞厅的样子了.

进到里面"野狼"就不怎么像是我印象中舞厅的模样了.倒是很像一家什么俱乐部这儿的客人几乎全部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没有一个是衣冠楚楚的淑女绅士大家都穿着同样简单的衣服随随便便地围坐在一起大杯地喝着饮料大声地说着笑——那气氛非常的融洽.即便你是个陌生人也是十分容易就能够和大家打成一片了.我不能不喜欢这个地方了!

显然叶佳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因为有好几桌客人都在向她打着招呼她也挺热烙的一一去聊了几句这才带着我在靠近前台的一个位置是坐了下来.

“喝点什么?”一个侍应生模样的男孩走了过来.又问了一句:“他没有一起来吗?”

叶佳瞟了我一眼有些含含糊糊地回答:"哦.随便吧!"

我正想问"他"是谁?可注意力就被舞台上的一个长飘飘的红裙女孩引开了.那女孩子很漂亮正抱着一把吉他在扣弦而歌声音并不是太动听但那样子很潇洒很有魅力.

"她叫宋莲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叶佳介绍着"疯得很的."

看来叶佳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宋莲了.我倒是很羡慕她的是个大学生又可以自由自在的唱歌不像我还得为考大学而头疼万分.

忽然一切喧闹声都消失了.四周静得可以听见街上的汽车喇叭声.

我诧异地四处张望着现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期待的神色屏住了呼吸紧盯着那个已经空了的舞台仿佛马上会有什么奇迹出现似的.

"他就要来啦!"邻座的一个女孩兴奋地低语着.

其他的人也在窃窃私语着隐隐约约的我总听见他们不停地提到"他".但那个他究竟是谁?我还是不知道.可照这周围的气氛来看必定是那个北京来的歌手要出场了无疑.

"又不是什么张国荣谭咏麟用得着这付样子吗?"我不以为然地想.

这时一组聚光灯亮了起来.一个抱着吉他的年轻男人出现在光圈中.周围的人又是吼又是叫又是鼓掌的而且还有人在一边跺着脚一边叫着"阿风!阿风!"场面很是狂热.

在这一片火热的声浪中我却像是被梅杜莎看过了似的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尊石像毫不能动弹的定在了那里.因为那个舞台上的人那个阿风居然就是╠╠╠╠那天的"十号"!

那个阿风站在聚光灯下开始一面弹着吉他一面唱了起来.那是一节奏很快的流行歌曲会唱的人很多于是就有人跟着唱开了接着更多的人附和着整个"野狼"立刻就成了歌的世界欢乐的海洋!

我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唱甚至也没有听清楚大家在唱些什么.我只是一位地在瞪视着那个阿风他依然是一头长依然是那一身洗得快白了的牛仔服依然是那双又黑又深的眼睛依然是那股玩世不恭的味道.......依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无法形容自己的震惊这是怎样的巧合啊!几天前街口的那次邂逅虽然留给我了一些比较奇特的印象但并没有引起过多的震动或遐思对我而言那不过是一个小玩笑之中的一段小插曲罢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然而此时此刻的相遇却让我有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宿命感"缘份"一词在我的心底闪过.

"是他啊!竟然是他!"叶佳也认出了眼前这个人吃惊地摇晃着我."他就是阿风?!"

我被叶佳从沉思中摇醒了过来.这才现一曲已经唱罢观众们正在各自喝着饮料补充着体力似的在准备着下一次的疯狂合唱.而舞台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空空如也了阿风和他的吉他也不知去向我有些焦急地用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穿牛仔服的年轻人可真不少呵!但没有一个是我想要找寻的那个人.

我有些失望了.

室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一连串流水般的音符响了起来盖住了所有的喧哗声浪直钻入到每个人的心扉深处.所有的活动都停止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很期待很兴奋地望着舞台.当聚光灯再度亮起的时候阿风已经站在了那里他竟然是**着上半身的胸口上赫然纹着一个张牙咧齿的狼头.在灯光下他显得十分的神秘和十分的野性!

掌声雷鸣般地响了起来欢呼尖叫此起彼伏大家都被阿风这出奇不意的一招刺激得有些失控了.尤其是那些女孩子们竟大胆地冲上去与阿风拥抱不放了又争着把玫瑰花插到他的牛仔帽上——全然不顾及身边有些尴尬的男朋友.

阿风开始演唱了.摇滚歌曲校园歌曲粤语劲歌柔媚情歌——居然还有最新的英文歌.他一接着一地唱下去非常地用心非常地投入他那满身的热情动人的歌喉以及那弹得出神入化的吉他都使他充满了明星般的魅力和光芒!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折服为之疯狂.我也不能例外我奇异地看着这一切也跟着大家一起笑一起高声歌唱.第一次我笑得是这样的开心玩得是这样的忘形.

阿风唱完了我最为喜欢的那一&1t;&1t;光阴的故事>>就不再理会众人的掌声和尖叫了自顾自的靠在一张桌子边懒洋洋地调着吉他的弦一付很孤高与遗世的样子.这让我不禁有了几许渴望去了解他的感觉竟想走过去对他说些什么话了.但我并没有任何行动我从小就有的教养是不允许自己有这样大胆的举动的最多只是坐在远处悄悄地注视着他罢了.而别的女孩子就远要比我现代得多了她们纷纷挤到阿风面前十分主动地搭着话谈笑着.特别是那个叫作宋莲的女大学生总是牢牢地占踞着他身边最近的那个位置还不时的用自己的手帕替他搽着汗很明显地是在告诉大家:我们的关系非同寻常!

宋莲的这种特权不知怎么的很是刺痛了我.咬了咬嘴唇我扭过了头不愿意再看下去了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忽然我听见身后有个轻轻的咳嗽声似乎站了一个什么人回过头去看见的竟然是一个狰狞的狼头!把我吓得几乎失声惊呼了深吸了一口气我慢慢地往上看去阿风那张颇有个性的脸就在我的面前.

他正研究似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姓白?”

我还来不及回答叶佳就抢先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就是那个白晓'茶'么?"

接着他又说了一个学校的名字.那个学校正是我以前就读过的初中学校而且也只有当时的同学才会把白晓荼的"荼"字老是念错为"茶"字的结果"白晓茶"就成了我在初中时期的另一个名字了.那么这个阿风应该是我的初中同学或校友才对.再度打量他是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模样但是我还是不能确定什么我实在是记不起有这样一个同学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