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九九零年(4)

"你是谁?"我有些冒失地问:"我并不认识你呀!"

"我是阿风."他学着我的口气"我可认识你呀!"

我又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阿风"这个名字我在今天以前是真的并没有听说过的.

"还想不起来吗?我只好提醒一下你了."阿风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字一顿地说:"八三年十二月九号偷钱风波."

听到这个日期和那句"偷钱风波"我立刻就想起了什么来了.

"你是╠╠-╠徐风!"我冲口而呼.

他吐了一口气"你总算是记起来了!我可从来没有忘记你的哦!"

所谓的偷钱风波是生在我初中时代的一件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那时我作为初一的新生次参加"一二九"纪念日汇演由此而认识了徐风即现在这个阿风.

说是认识也不是完全确切的.那时候我进那间学校时徐风已经是第二次留级读初三了.他是学校里最为特殊的一个人物.他的学习成绩是众所周知的差每次考试都是科科不及格;他的纪律是远近闻名的坏抽烟喝酒打架统统集于一身;他的体育和音乐又是迷人的好篮球比赛上他总是出尽了风头一把吉他与一副好歌喉成了大家尤其是女生们追捧的对象.真不能不说他是一个人物讨厌他的人一大把各科各年级的老师们好学生以他们的家长们无一不是希望他快点从这个学校消失;可喜欢他的人也有一大堆每个年级每个班总有那么一些为他着迷的人提起"徐风"这个名字总是会令有些人脸红的.

至于这样一个问题学生为什么不被开除反而破例的让他一读再读下去学校里有很多不同的传闻其中最为广泛和最合情理的就是说徐风的家境特别糟糕父亲是一个酒鬼母亲是一个疯子所以老校长是出于怜悯这才让他留在了学校的想挽救他的人生.对此徐风是从来不加以解释更是从来不提及他的家庭总是独来独往我行我素的样子这就更增加了他的神秘感在一群十来岁的初中生里他就愈的显得高大成熟而与众不同了.

我那个时候还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满脑子的诗词歌赋的还没有进化到情窦初开的境界自然就不是徐风的崇拜者了也就从来没有心思去关心他的事情只是偶尔听说过他的某些传闻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罢了.唯一和他的一次接触就是在那次"一二九"汇演那一天了.

当时我们所有参加演出的学生都集中在学校的大礼堂里进行最后一次彩排.排在我前面的正是徐风他抱着吉他在轻轻地拨着因为他弹的并不是什么革命歌曲而是罗大佑邓丽君的歌这在当时并不是常常能听得到的我一时就忘了自己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而是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痴迷的听着.彩排到一半时一个表演完毕的二年级男生去取书包时突然大叫了起来:"有小偷!"现场的活动立刻就停了下来教导主任正好在看彩排情况马上就禁止任何人走动开始了破案.

那个男同学失窃的是五十元钱这个大数目无形就加大了事情的严重性教导主任就有了要逐个搜查的架势.

"我希望做了这件事情的人最好能够主动承认错误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教导主任在扩音筒里大声的威胁着而她的眼睛盯的正是徐风.于是所有的人就全看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这已经不是什么暗示了而是明显的在说:"小偷就是徐风!"

礼堂里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只有众人那无声胜有声地交换着眼色.徐风不再拨动吉他了双手紧紧地抓住吉他的长柄指节白得吓人.教导主任又一次重复了那一席话神情更加冷峻声音更加严厉了.同学们已经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不时可以听到"徐风""小偷"这样的句子.徐风的脸色一会儿着白一会儿又着青倔强地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也不动.我完全能够了解他心中的难堪和耻辱同时对教导主任这种偏激的作法有了强烈的反感.

"徐风!!"教导主任不耐烦了指名道姓起来."徐风你还没有想清楚吗?"

徐风咬着嘴唇苍白着脸就是不说一个字.这种桀骜不驯的态度明显激起了教导主任的怒气她大约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威竟然说出了“搜身”两个字来并指定那个丢钱的男生去实施.当那个男生向徐风走近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拳头渐渐在握紧了——

“小偷不是徐风!”我看不下去了不禁冲口喊道:"绝对不是他!"

这一来大家就全看向了我每个人都是满脸的惊诧.我也被自己的意外之举吓住了一时之间就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放了.教导主任本来是对这个"异声"非常不悦的但一看是我态度就温和了一些只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呢?"

我鼓足了勇气证明了徐风一直是在我的前面并没有作案的时间因为这原本就是事实我说起来就言之凿凿的很有说服力教导主任又鉴于我是江云仪的女儿虽然还有一些狐疑但是也相信了几分就取消了对徐风搜身的命令.随后大家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其他的"嫌疑犯"身上去了没有人再留意徐风他独自一人站了很久很久.

最后他凝视着我轻轻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白晓荼."

"谢谢你╠╠╠╠-白晓荼!"

徐风说完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头也不回地大踏步走了.

从此以后徐风就再也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过了.他自动退学了.而我也渐渐地淡忘了曾经有过这样一件事情淡忘了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

没有想到六年后的今天我又会遇上这个人╠╠╠╠昔日的不羁少年徐风竟然变成了今日的明星阿风!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一偶然的重逢在"野狼"不胫而走有许多并不相识的人都纷纷拥到我们面前来了有人在叫好有人在说"恭喜"还有人在喊着开香槟.......我被这些陌生的热情包围着酒还没有喝就已经有几许飘飘然了.

真的不知道是谁拿来了一瓶香槟酒.阿风为我斟满了一大杯而他自己则就这么握着瓶子与我对饮着说了一声:"干杯!"就仰起脖子把那大半瓶酒一饮而尽了.在众人的尖叫声中他潇洒地把酒瓶一扔不管它滚向了何处也不管它碎成了多少片他自在地开始弹起了他的吉他.

阿风不再回舞台了而是一直停在我的面前唱着一他自己的即兴之作:

"思念是一阕古老的歌

那边的你这边的我

在月夜里用心儿来静静地和;

思念是一条弯弯的河

东岸的你西岸的我

让流水将深深的祝福融合;

思念是一道长长的虹

天涯的你海角的我

在绚丽中心灵的手再次相握!"

阿风用心地唱着他并没有看我但我知道他这是在为我而歌.我知道那个"那边的你""东岸的你"以及"天涯的你"不会是别人正是我自己!我不能不觉得心跳不能不觉得得意不能不觉得狂喜.......

耳边听着阿风反复地吟唱着那一句:"在绚丽中心灵的手再次相握!"我的脸红了.

叶佳羡慕地对我说:"没想到你今天成了'野狼'的女主角了."

"我也没有想到"我抑制不住兴奋地脱口道:"这个生日会这样度过!"

"你生日啊?"叶佳抱歉地低叫:"我忘记买礼物了真是对不起!"

我不介意地笑了笑叶佳也就不再提了.我们继续专心听阿风唱歌.当他刚唱完那<<恰似你的温柔>>之后就停了下来没有对我说什么就匆匆地离开了.我猜想他这是去作中途休息也不好意思去问谁什么转头和叶佳闲聊起来但心里却止不住暗暗的有了一些失落.

又坐了一会儿阿风还是不见踪影我开始觉得"野狼"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就对叶佳谎称头疼准备离开这里了.可刚一站起来所有的灯光就突然熄灭了是停电了吗?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灯光又突然亮了起来把过也只是亮起了那圈聚光灯而已其他的地方还是一片黑暗.奇怪的是这聚光灯照着的不是某一个歌手而是╠╠╠╠我?!

我被这雪亮的光环笼罩在中心不由得又是愕然又是紧张.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了我令我有种无所遁形的窘迫."是不是灯光师弄错了?"我心里想道.

正想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却已经有了答案.

在一<<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声中阿风出现了.他不再是**着上身而是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衫没有再背着吉他手里捧着的是一个大大的╠╠╠╠蛋糕!

他在我的面前站住了清清朗朗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我一时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呆怔地站着意外得无法思想了.

其他的人倒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开始鼓掌欢呼一起对着我大声地唱起:"祝你生日快乐......"兴奋得好象过生日的是他们自己一样.

吹蜡烛的时候大家起哄着非要我把心中的愿望说出来不可.

"不行的!不行的!"叶佳阻拦着"说出来就不吉利了."

大伙儿都笑了起来取笑叶佳迷信得像一个小老太婆.我还是犹豫着不是因为迷信而是有一点害羞了.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隆重的场面呢.

"说出来嘛!"阿风鼓励地看着我."我也很想听听你的生日愿望."

"说吧!说吧......."大家一齐有节奏地喊着.

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我终于我说出了那个愿望:"我希望能够永远像今天这样快乐!"

然后我又在心里悄悄地说:"更希望阿风能成为一颗巨星!"

侧头看去我的目光正与阿风不期而遇了.他向我做了一个表示肯定的手势神情相当的慎重.他是不可能听得见我心底的声音的那么他是在回应我的第一个愿望了.

"阿风你要给我永远的快乐吗?"我用眼睛无声地问.

他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很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后他拿起吉他来轻轻地拨动了琴弦弹出的是那<<月亮代表我的心>>.

在柔柔的音符中我整个人都已经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