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九九一年(1)

这决不是一个适合逛街的日子.

虽然这已经是初春时节了但天气还是很寒冷.再加上那不停歇的剪剪的风那飘个没完透骨的雨就愈使得这个下午阴暗而凄凉了.

有谁会在这样的时候外出压马路呢?人们即使是不得已的出来了也会是全副武装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可只有我仅仅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也没有打伞淋着雨在这寒意逼人的街道上胡乱地走着.

乍一看可能会有人说:"这个女孩子可真是诗意啊!"

其实我哪里还诗意得起来啊?我整个人已经失意到了极点了!

的确我现在是很失意很失意!甚至是远比落榜更让我失意百倍.在家待业的滋味出乎意料的难受我原来总是以为不再去学那些索然无味的数理化就从此获得了自由谁知道现在不过是落入了另外一个牢笼而已.每日里我除了是做清洁就是做饭重复复重复简单的步骤很快就把我训练得机械化了像是一个安好了程序的机器人似的某时某刻一到我就会条件反射地拿起抹布或系上围裙什么的开始了“工作”.而所到之处也不过是某菜市场与家;两点一线见得最多的人就是小贩和家庭主妇们了我觉得自己正在被他们同化着满脑子的琐碎杂事这种变化不能不令我暗自心惊了我的生活难道就这样鸡毛蒜皮的下去了吗?

“没关系啊!”二哥非但不同情我还没心没肺地说:"你的菜做得很棒嘛保证能够嫁得一个金龟婿呢!"

我唯有苦笑.是的家里除了我自己人人对我的待业都是很满意的谁叫我"工作"出色呢?尤其是妈妈对我的表现第一次有了赞许不至一次地说道:"原来你真的是不适合读书的你的天赋是在这方面啊!"

我真不清楚她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讽刺我?我更加不大明白的是妈妈对我的那种态度.比如这一次我的落榜她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平静远远不及爸爸激烈不说甚至连一般的斥责也是没有的大不了就是偶尔说上几句讥嘲的话基本上妈妈就是一付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样子.这本来该让我感到轻松的可又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不禁很有些忐忑不安了.在家的日子一多就不可避免的与妈妈相处的时间就增多了起来但是即使是我们近在咫尺的坐着我也能够感觉得到我们之间有着那么一条无形的却十分明显的界线.这使我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一种相当的压抑相当的窒息的感觉在心中翻腾得难受.

我迫不及待地想尽快摆脱这一切我渴望着有所变化有所突破.而工作能有一个自己的工作是达到这一目的的唯一途径了.

唉!工作正是因为这工作的事我才会在这凄风冷雨中流浪街头的.

上午叶佳来电话说有一个工作的机会让我去试一试.我立刻就扔下了围裙赶了过去原来是一家服装公司在招聘模特儿.应征的女孩子很多清一色的长腿细腰而且个个打扮入时光彩照人的.相比之下我一身简单的衣着真显得没有什么希望了.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才轮到了我一个教练模样的中年女人询问了我的履历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很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还不错有可能会是个好模特儿的."

"真的吗?"我几乎不敢相信了."我真的可以?"

"怎么不可以?你先天条件是很好的嘛!"

她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一张表格."你明天来报到吧!"

我连声道谢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欢呼大叫.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脚步轻快得像是在飞我的心情愉快得像是在做梦.我不仅终于有了一份工作而且来得那么的顺利这不就证明了我个人的实力和价值吗?这比有工作的本身更让我高兴万分了.

一进门正碰上刚下班的妈妈.

"你跑到哪里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做晚饭!"

"我去找工作啦!"

"工作?"

我的好心情令我没有注意到妈妈脸上的怒气兴奋地把刚才的成功经历讲述了一遍最后好禁不住地得意的补充了一句:

"那么多的人呵她只认为我的条件不错呢!一点刁难都没有明天就直接去当模特而了啊!"

妈妈冷冷地盯着我冷冷地开了口:"模特儿?你永远都成不了什么模特儿的."

"为什么?"我惊诧地问."我不是已经有了表格了吗?"

妈妈冷哼了一声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表格很不屑地看了一眼随手就是一撕然后就如同扔垃圾一样扔进了纸篓里去了.我被她这一番举动惊得呆住了

“你给我听好了!”妈妈命令道:“决不准去对什么模特儿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到家吗?”

我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真是意想不到的打击!

“为什么?”良久我才说出话来.“模特儿并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职业呀?”

“你知道什么是丢人现眼吗?”妈妈鄙夷地“你还真是个天生的贱骨头!”

我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阵一阵的悲愤把我彻底地击倒了.我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有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个不停.

“你别以为有你爸爸宠着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妈妈继续说:“告诉你你不要想为所欲为你敢去做那种事情就不是他白士贤的女儿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我大叫"妈!"

"别叫我妈."妈妈顿了顿又告诫地说:"不准去做那种事否则整个白家都不会认你的."

说完她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径直走进了书房并"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偌大的客厅中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愣在原地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了脚恰才所有的成就感喜悦与希翼全部都结成了冰然后在我的心里碎成了一片一片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表格没有了还可以重新再拿可妈妈那冷酷得近乎残忍的态度已经给了我沉重的一击毁掉了我所有的热情我除了伤心还能做些什么呢?

过了很久妈妈既没有出来也没有其他的人回来.我犹如是被扔在了荒岛上那感觉窒闷得让人喘不上气来了.我必须离开必须逃走!我抹去了脸上冷冷的泪梦游似的晃悠悠地出了家门.

我没有任何目的的就这么晃啊晃地一步也不停地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自己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心里只想着不回家就好即使是去地狱也没有关系的.

寂寞的街头已经开始亮起了街灯雨下得更密了路面上积起了一些水坑闪闪烁烁的倒映着那些灯光显得既美丽又有些凄凉.我低头看着冷不防一头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我踉跄了一下几乎摔倒在地.

"小心!"那人强而有力地扶住了我.

"谢谢."我边说边抬起头来.一看之下我立刻就定住了.

那人竟然是╠╠╠╠阿风!

久违的他还是那头长还是那身牛仔服还是那一付桀骜不驯的样子.但是他比以前清瘦了很多憔悴了很多.他并不说话只是灼灼逼人地看着我.

在阿风这种长久的注视之下我的心不规则地狂乱地"怦怦"直跳几乎就要站立不稳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分离我自以为已经把这个人淡忘得差不多了.虽然有时也会因为一段音乐一把吉他或是一阵微风而想起他来但是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似的了甚至还可以很平静地对自己说:"他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可谁曾想真的面对这个人了我一下子就像是积雪遇上了阳光快地就溃不成军了.现在是无论怎么也"而已"不起来了.

但是我的自尊心不允许阿风看出这一点来.深深地我吸了一口气强作轻松地说:"真巧啊!"

阿风不语继续看着我.我不敢看他掉开目光勉强地笑了一下."很久没见了吧?你还......还好吗?"

"不好很不好!"他低哑着喉咙."一点都不好!"

我心中一酸低着头看着他的一双脚不知道说什么的好了只想快一些逃开去.

"那╠╠╠╠"我急促地说:"就再见了."

一说完我就转过头欲逃.但没有料到阿风一把就拉住了我的手臂."不许走!"

"你要做什么?"我吃了一惊竭力想挣脱他."放手!"

阿风毫不理会拉得更紧了.

这时已经有不少的行人在向我们大行注目礼了我又羞又急只好停止了挣扎难堪地咬着嘴唇.不由分说地阿风就把我拖到了街角的僻静处.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那两只有力的胳膊牢牢地抱住了接着他的头就向我压了下来两片火热的嘴唇猛地贴住了我的他呼吸的热气扑在了我的脸上他那对光的眸子近在我的眼前........我从来就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地接近过而对方居然还是╠╠╠╠阿风!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浑身是酥软无力的无法动弹更加无法呼吸了!我虚弱得连一点点气力都没有了已经完全被他的力量所征服住了任凭着他去亲吻着毫不挣扎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阿风这才放开了我出了一声热烈的低喊:

"晓荼我爱你!"

我依然还没有清醒过来并没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

阿风再一次重复道:"我真的不能不爱你!"

我有一点听明白了一步步地后退着.

"不!你不要招惹我.我不是那些女孩子."

"我招惹你?!"阿风叹着气."我如果是在招惹你我会无聊到跟着你走上大半个城?我会无聊到守在菜市场门口等着你吗?"

他的神情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的诚挚我虽然不能肯定他今天是不是在一直跟着自己但每次上街或买菜的时候我的确是不止一次的感觉到有人在窥探着我似的.原来这并非是我以为的疑心病而是真有其事了.我在心里前后一印证就开始有些相信阿风的话了.

“晓荼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么的善良有多么的清纯有多么的吸引人.”阿风继续说着"我流浪了许多地方见到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可真正让我动了真感情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我曾经非常矛盾觉得我根本就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绝对走不到一起的所以我一直就强迫自己离你远一些可我失败了彻彻底底地失败了!我没法不想你没法不爱你.我实在是不舍得放弃你这样的女孩子."他停了一下苦笑着"我想早在几年以前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吧!"

这一番话动听得像一诗一歌立刻就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那堵本来就不甚坚固的防卫之墙几乎是一下子就垮掉了.我被催眠了似的任由自己倒在阿风的怀里心里迷迷糊糊的只剩下了顺从.突然一阵汽车的喇叭声在身边响起这惊醒了我唤醒了我还残存的那一点理智.我努力从他的怀抱中挣扎开来离他远了一些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我摇着头."不!不可能的!"

"你╠╠╠╠不喜欢我?"阿风讶异了。"你不爱我吗?"

我再摇头想起了二哥的话更想起了宋莲.

"我不相信你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呢?你不是有了个宋莲吗?"我费力地问.以其是说在质问阿风倒不如说是在竭力说服我自己."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我从来就不了解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阿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阴沉着脸在想着什么.过了很久他这才像是下了某个决心似的狠狠地一跺脚嘶哑着嗓子说:"好!好!我会让你了解我的.只要你去了一个地方你就会完全的了解我了!只怕到时候╠╠╠╠"

他没有说完我忍不住好奇了."什么地方?"

他不语脸色却更加阴暗了.

"不说就算了."我悻悻的"反正我也不会去的."

"你╠╠╠╠必须得去!"阿风的声调很怪似笑又似哭."你得去好好地了解我!"

然后他就猛地一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呆站在风雨中瑟瑟地着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激动我就是控制不了浑身颤抖着连牙齿都开始打着战了.忽然我感觉到有一件外套披在了自己的肩头抬起头来一看:是阿风!

阿风只穿着一件背心正低着头用一种爱怜横溢的目光看着我.这目光一下子勾起了我心底所有的委屈泪水就涌了出来我再又无力抑制哭泣顾不得这是在大街上顾不得这是在阿风的面前了我失声痛哭起来.

"三朵玫瑰花."阿风俯在我的耳边低语."我╠╠╠╠爱╠╠╠╠你!"

说完他就走了.真的是走了没有再回一下头.

我最初是惊愕不解的继而就是恍然大悟.又有些不敢相信了.难道说医院里的那个送花人竟然是╠╠╠╠阿风!是他每天早晨的三朵玫瑰?!

我不大相信但事实明明就摆在面前呵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这一点一经证实那心底早已深种的感情再也无法压制得住了甚至是比以前的更为浓烈更为迫切起来.我对阿风的爱已经像是一匹脱缰了的野马在心中恣意狂奔开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