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九九二年(7)

“对不起对不起.”叶军立刻住了手.“我并不是想打你的.”

我摇了摇头捂着烫的面颊没有说话.

此时室内才有了片刻的安静.叶军有几分内疚地看着我想说什么又没有开口;爸爸和大哥跌坐在椅子上直喘着粗气;妈妈则在忙着检查二哥的伤势;叶佳母女止住了哭泣在用眼神交谈着些什么;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看着他们还是一头的雾水.

过了半响叶佳扶着她妈妈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哥!我们回去吧!”

“什么?回去?”叶军喝问:“那你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叶佳的泪水又流了一脸她哭着摇头“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孩子?什么孩子?”我吃惊地看了看叶佳.“叶佳你难道是——”

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份外的难看.

“天下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叶军涨红了脸.“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们姓白的.”

叶军的一句话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了黑夜一下子就照亮了整个吵闹的真相:叶佳她居然是怀孕了.而且孩子还是二哥的!

二哥和叶佳?!这怎么可能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点!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人如果不是二哥那满脸的愧色我还真有些以为叶军是在胡说八道了他们?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竟然是一点儿也不知情的.但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不能不相信了.

“这根本就不可能!”妈妈的声音冷而利.“她随便怀个什么孩子就说是文峰的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妈妈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她是在指叶佳的品行有问题.叶佳顿时就难堪得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同情地望着摇摇欲坠的她很想安慰她一两句什么话.

“我还是那句话请你们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下去了该去找谁就快去找谁罢.“妈妈恢复了平日的年风度冷淡地说.“诬赖不相干的人有什么意思呢?”

“你这个╠╠╠╠”叶军一时气结了.

“出了这种事情你们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的但是也不要病急就乱投医嘛!”妈妈一付通情达理的样子.“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们能够帮忙的还是会帮忙的.”

叶军气得浑身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来论口才他如何是妈妈的对手了?

妈妈轻描淡写地一挥手.“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你们就请回了吧!”

“我不和你这个女人说!”叶军转向了二哥.“白文峰我只问你!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

“我”二哥张了张嘴.

“你你什么你?”妈妈抢白道:“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

爸爸有些看不过去了.“云仪!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妈妈冷冷地“说什么?又要弄个野种回来吗?”

爸爸颤抖了一下脸色奇怪的着白.

妈妈转向叶佳很鄙夷地说:"你快走了吧!不要再异想天开了何必自取其辱呢?"

"我我"叶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一股不平之情在我的心中翻腾事实明明就在眼前叶佳并没有说谎话妈妈却偏要歪曲一切非要把叶佳说成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坏女孩这真是很有些过份了!

"妈!"我忍不住叫."你别那么说叶佳."

"哦?那是我错了吗?"妈妈笑了脸色却铁青起来.

"我只是╠╠╠╠"我瑟缩了一下还是壮起了胆子继续说:"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就是二哥的."

"你觉得?是你做的媒咯!"

爸爸不安地咳嗽了几声."晓荼!别多嘴!"

妈妈摇手"你就让她说下去那╠╠╠╠你认为该怎么办好呢?"

"我我"我迟疑了几分钟但叶佳的泪水令我再度开了口."二哥应该负一点责任吧."

"哈!你倒挺会帮理不帮亲啊!"妈妈干笑了几声."负责负什么责?这样不知道自爱自重的贱人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叶佳再也承受不住这样当众的羞辱了脸色在一阵忽青忽白之后就一下子晕厥了过去.叶军和他的妈妈顾不得与谁理论了手忙脚乱地试图让她清醒过来.我看着他们慌乱的模样心底涌起了深切的怜悯来.我还是不清楚她和二哥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但是我觉得自己可以感到叶佳的感情是真实的.因为我也是正处在恋爱之中的女孩.同样的感受又或者是第二日的远行使我一时间忘记了害怕一心只想着给叶佳一个公平于是我又对妈妈反驳了.

"不管怎么说二哥并没有否认什么该不该负责也得他们去商量不应该先认定谁有罪吧."我有一点慷慨激昂."况且叶佳真不是那样的坏女孩."

"好!好!好!"妈妈点着头看着我的目光既阴冷又有些刻毒."你很讲义气啊!"

我在这样的注视下不由得不寒而栗了有了一种想逃跑的感觉.

"晓荼!"爸爸掩饰不住焦急地喊."你还不快向妈妈道歉!"

其实不用他说我已经在后悔了.我看着妈妈真正被触怒的样子我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妈对不起!对不起了是我的话......."我在妈妈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嗫嚅了.

"看!"叶军这时不合适宜地插了进来."连你们自己人都这么说了你们得给我们叶佳一个交代了吧!"

他的话简直就是火上加油但妈妈并没有理睬他只是一味地盯着我那样子以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无比的厌恶了.这目光使我惊惶得不知所措了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冷汗涔涔而下了.本能的我有了种莫名的却又相当强烈的恐惧.妈妈似乎像是仇人一般可怕起来.

此时叶佳已经醒了过来但仿佛她也立刻感染到了年些什么没有任何哭闹地微微张着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妈妈等待着什么似的很安静.窗外还是晚霞满天美丽如画而室内的每一个人尤其是我却被某种令人窒息的情绪所控制了似乎是嗅到了一丝暴风雨来临的气息.

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打破了寂静."妈对不起!"

"不要叫我妈我可当不起!"

我僵立在原地心里满是懊恼.明天我就要离开了又何必去惹妈妈生这样大的气呢?我又不是不知道妈妈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子女的拂逆了况且我还是当着外人的面.看样子这一次是有我好受的了.

我再乞谅地叫:"妈."

"我是你的妈吗?"妈妈的语调有些古怪."你别乱叫了."

爸爸向她走近了一点有些恳求的意味."云仪!"

我有一点奇怪爸爸的紧张反应这不过是一句赌气的话罢了.

妈妈横了爸爸一眼用极其怨恨的口吻说道:"白士贤!你不要在那里大呼小叫的你强加给我的这个女儿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啦!我实在是受够了!你明不明白?"

爸爸一下子就跌坐下来了脸色变幻莫测并且开始喘着粗气起来.他的这种样子让我直觉感到有哪里不对劲了似乎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会是什么呢?和我有关吗?我无法具体地分析清楚但极度不安的感觉已经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