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九九三年(2)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广州完全是一个五光十色的现代化大都市是整个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最佳典范.这里到处都呈现出一派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其地理和政策上的优势使得各种经商建筑创业的机会日益增多随之而展了形形色色的娱乐方式这当然也是全国最为新潮最为达的了.所以在这个城市里就挤满了搞音乐的与吃娱乐饭的年轻人们一走上街头你总能碰见几个穿着时髦打扮前卫而又身背乐器的"音乐人"他们已经成为了广州城的一道独特的风景.

阿风与他的那些朋友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他们自成一派为数众多但同时也有那么多的夜总会酒吧迪斯科咖啡屋.......可以供他们尽情的浅饮低唱从而借以维持生活甚至是过上极为宽松的日子了.但是若想要出唱片或者成为当红的明星什么的那就是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了.这样的奇迹也不是没有过的偶尔他们这个***里也会传出某某一夜扬名天下的神话来可终究这只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的歌手也只能是歌手而已并没有别的眩目光环阿风也不能例外.

不管阿风在他们那个小***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但很显然的他在这个大城市中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虽然阿风一直都是在很勤奋地追求着他那个成名的梦想但他依然还不是一颗"星".他还是一个辗转于各个夜总会与歌厅之间的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歌手这样的处境离他的理想真是相去甚远了.我不禁代他烦恼起来真担心他会承受不了.

谁知阿风自己却还是充满了信心.“你担心什么?以我的实力是一定会成功的.”他总是很坚定地说:"现在只不过是缺一点运气罢了."

看来在广州大半年的生活反而像是某种催化剂令阿风原本就有的出人头地的**更是加倍的膨胀了起来很迅地展为了他最大的甚至开始说是唯一的生活目标了.对于阿风这种近乎狂热的心态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男人是应该如此的吧!

而在我这一方面我在这座城市的生活却是另一番有些奇怪的状态了.

在广州的我竟然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式的人物.每日里除了柴米油盐之类的事情就只有等待着阿风的归来.这样的日子重复又重复不能不让我感到有几分冗长而困倦起来了.

"我想出去工作."我对阿风说.

阿风看着曲谱头也不抬的."为什么?"

"这样闲着有一点无聊."

"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他抬起了头盯着我问:"还是我让你过得不好?"

我已经太了解他那种敏感的个性了忙摇头否认"怎么会?我真的只是无聊了."

阿风不耐地挥了挥手."那还工作个什么?别让人说我阿风连老婆都养不起了."

我很想说工作并不只是经济的问题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了只柔顺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闷的话就和阿芳他们去逛逛街什么的."

我默然阿风是不明白我所谓的社交生活是怎么一回事情.那真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阿风的朋友是不少的几乎全是在演艺这个***里打拼的年轻人们.他们全是那种爱玩爱闹的类型什么各种聚会呀郊游呀酒会呀是很常有的事情比一般的人更加的不甘寂寞.阿风是这种场合的中心人物而他又是每一次都会带着我去参加的他自然就认为我就应该是有很多朋友才对可是我偏偏就是一个朋友也没有交到的.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我自己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感到极度的疏远与孤寂以前我在白家所养成的生活习惯和观点使我没有办法能够与他们打成一片.我不习惯他们那种日夜颠倒灯红酒绿的嘻闹;我无法接受他们那种男女随便交往的态度;我不喜欢他们所开的那些暧昧不清的玩笑......而他们呢也很明显地不喜欢我这个人.我的缄默我的冷淡我素净的穿着——这些在他们的眼里不但是孤僻更是一个十足的异类了.既然与未我是无话可谈也就敬而远之了.所以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我认识的陌生人而已我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只是阿风的女人罢了.渐渐地我也就借故不大去参与那些聚会的了倒宁可躲在家里看看书写写东西什么的阿风在拉了我几次不成以后也就不勉强我去了他自己仍然去玩他自己的.很显然阿风是非常喜欢那种娱乐方式的那些地方一直都令他有如鱼得水的感觉.这已经成为了我们最大的不同之处.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我的生活也如此一成不变的定格为了一种模式了.

就在这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出现让我的生活起了一丝涟漪.

他叫方志林是广州城一家报社的编辑.因为我有几篇散文是经过他刊的便有了几次联系主要是通过书信和电话交流了一些文学观点之类的并没有涉及到其他的问题.但他的文笔颇让我欣赏的久而久之无须中我对于他本人也产生出了不少的好感来了.故而当这个方志林提出见面的要求时我也就并无反感的欣然前往了.

等见到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时他那出意乎料的年轻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

"那我应该是怎样的呢?"方志林笑了."是一头白两眼昏花吗?"

我不禁莞尔我想像中的编辑就是这般模样的.

他扶了扶镜框叹了一口气."唉!幸好还戴了这么一副眼镜冒充一下斯文不然你准以为我是个卖菜的了."

我再一次被他逗笑了他多少让我想起了二哥.立刻就消除了那一点陌生感谈话开始变得轻松了起来.

自此我们就停止了书信的往来而改为了直接的见面.每次也并没有去过哪里玩只是坐在咖啡屋或茶园里一边浅饮着一边闲聊着并无任何的特别之处.但是那种气氛那种感觉真的很惬意令我第一次有了"友谊"的温馨感受.

随着见面的次数增多我们谈话的范围也开始渐渐变大了起来从文学涉及到了较为私人性的话题了.方志林是个比较开朗而透明型的人外向而又健谈很有一些无事不可对人言的作风.因此我很快就知道了他的家世以及他生活中的经历和种种趣事.而我自己就不是那么喜欢谈个人的事情了甚至是刻意的在回避着.

"你是江南什么地方的人呢?"

"我?"我迟疑了一下随便说了一个南京附近小镇的名字.

"不大像啊."他上下打量着我."你不像是生长在那种小地方的人呀."

我勉强地笑了一下没有答话.

"你一个人在这里吗?"他又问:"有亲戚没有?"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必定是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啦!"他深思地"可以讲讲吗?"

"哪有啊?"我敷衍着."你小说看得太多了吧!"

他不相信地看了看我却也不再追问了.

一次见面时方志林建议道:"为什么不叫上你的男朋友呢?人多会热闹一点嘛!"

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提到过阿风的情况但以方志林的聪明自然是很容易就猜得到的.

"他很忙的."我推辞.

阿风和他完全就是两种类型的人是不可能谈得到一起去的.何况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并没有向阿风提到过有方志林这样一个朋友的存在.

方志林好奇地问:"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歌手."

"歌手啊!"他惊诧了."想不到他是做那一行的."

我有些不悦了."有什么不好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他急忙解释"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找那种时髦人物作男朋友的啊."

"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人才对呢?"我反感地问:"你们的衡量标准又是什么?"

方志林被我有一点过激的反应弄得一愣好一会儿才呐呐地说:"你别生气嘛!我又没有其他的意思只不过是╠╠╠╠"

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忙扯开了话题."那╠╠╠你的女朋友呢?"

他耸了耸肩."还不知道出生没有呢?"

"你的眼光太高了吧!"我取笑他.

他收起了笑正色道:"这不是眼光高不高的问题而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不一定非得完全的志同道合但一定得有某些共同点吧否则怎么能长久的在一起呢?"

我心里不由得一怔共同点?我和阿风的共同点又在哪里呢?我有了片刻的疑惑.但只有一会儿我就释然了.

"两个人彼此相爱不就行了吗?这就是最大的共同点了."

方志林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生活中并不只是有爱情的."

我没有接口了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这次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但是当方志林问到我的工作情况的时候我就不免有了一点很受挑拨的感觉了.

"他为什么不要你去工作呢?"

"他不想我太辛苦了."我笑笑."何况工作也不是很好找的."

方志林很热心地"我们报社有些事情很适合你做的来不来试试?"

我推辞着."不必麻烦了我这样也挺好的."

"你怎么能这样子想?"他皱眉了."你这么老是关在家里不去接触社会不去接触其他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的."

我默然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正确的.

“你的难道只守着他支持他去追求他自己目标你呢?你的自我价值又在哪里?”

我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沮丧起来.

在闷闷不乐了一阵子以后我还是没有拂逆阿风的意思依旧安于家庭主妇的日子.方志林的话再对也不能动摇我对阿风的感情的.

本来有着这样一位朋友时不时的来往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渐渐地我和方志林之间某些微妙的变化令我们的友谊产生了裂痕.也不知道是不是印证了那句:"男人与女人之间是不存在单纯的友情"的老话我和方志林的往来也开始有了几分尴尬的意味他明显地露出了追求我的意思来了

他很是直率."我觉得你就很适合我."

"什么?"我只有假装不懂.

方志林的目光**辣的."我要你作我的女朋友!"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嘛!"我顾左右而言他.

"我要追求你!"他更加直接了并握住了我的手.

"请你别开玩笑了."我轻轻地挣脱他."我是有男朋友的."

"但你并没有结婚是不是?"

"这怎么可能?"

"怎么没有可能?我把比他优秀吗?

"但是╠╠╠╠"我犹豫了一下虽觉得有些伤人但为了避免更大的误会还是说了."我爱的并不是你."

"可是你是喜欢我的╠╠╠╠"

"不要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了我是不可能爱上别人的."我又补了一句便匆匆地逃开了.

后来我就不怎么和方志林见面了亦不再向他所在的那个报社投稿了;后来我开始不再回复他的信件了;再后来我又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就真的彻底断绝了与他的联系.就这样我终于失去了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朋友结束了唯一的一段友谊的插曲又变得孤独而寂寞起来了.

我的心里对此是相当无奈而难过的方志林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人但是如果不狠下心来斩断他那尚未成曲调的情歌继续来往下去的话那不就是在害他了吗?因为我深深知道在我的心中只有阿风而永远也不可能再容纳另一个男人和另外一段感情的了.

而实际上我的整个世界早已经只剩下阿风一个人了.除此以外我想不出来自己究竟还拥有些什么称得上有价值的东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