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九九四年(1)

就如同那些学习艺术的人们齐聚到巴黎去一样广州也正在成为着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了四面八方充满财致富**与功成名就梦想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抛妻别子背井离乡地拥了过来.这当中自然是少不了一大群称之为“南漂”的音乐人了广州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流行音乐的天堂和圣地不到这里来就像是没有镀金的铁块你的音乐还会有人赏识吗?于是乎那些俊男美女们一个个轻歌曼舞或声嘶力竭的乱纷纷地你刚唱罢我登场弄得一个娱乐界好不热闹?!久而久之这碗"娱乐饭"也就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了.

而且还有一种很让人尴尬的情况是越来越普遍起来那就是:虽然同是歌手却是非常的男女有别.在这个***里女性尤其是年轻而又漂亮的女歌手们无疑是要远远比男性歌手更加得天独厚许多.她们总是很容易就能够获得成功的这个与其唱功如何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

阿风既无特别的背景又不幸身为了男子运气也就姗姗而不来了他想成为明星的梦想依然还是梦想而经济上的情形也比初来的时候还要糟糕几分了.

一天晚上阿风很早就回到了家.

"怎么这样早呢?"我吃惊地看了一下钟不过才八点多一些而已应该是他正忙着的时候啊!

"我不干了!"阿风气呼呼地"他们不知从哪里弄了一个黄毛小丫头来竟然要分我的歌!"

原来只不过是这么一回事情我放下心来.

阿风却没有我这么轻松了他的眉头紧蹙着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着烟在烟雾中他那原本就有些黝黑的脸庞愈的阴暗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唱得那么的好在哪里都会受欢迎的."我安慰他说.

阿风不那么自信了."是吗?是吗?"

"当然!"我肯定地.

然而实际的情况并没有我估计的那样乐观.同样的事情又6续重演了几遍最为直接的后果就是阿风的收入顿减了我们的经济开始出现了赤字.

当我把最后一笔钱交给了房东以后我委婉地对阿风说:"这个地方住久了还真的让人腻味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换个环境了呢?"

阿风没有回答凝视着我的目光有些复杂.

"我现在有点喜欢热闹了."我温柔的"我们去和猴子合住好不好?"

"不!"阿风摇头."我怎么能让你吃苦呢?"

"吃苦?"我笑了起来."那叫什么吃苦?大家住到一起不是很好吗?"

阿风有些内疚地低下了头."可是╠╠╠╠"

"没有可是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我依偎在阿风的怀里感到无比的温馨这世界上没有比这儿更好的地方了.

这次商量的结果还是搬了家.我们从独门独户的单元房迁到了与侯军他们合租的以套旧公寓里."新"家在城郊的一栋旧楼房的第七层连上客厅一共有四个房间乍一看还是十分宽敞的样子但要三户人家一瓜分面积就小得屈指可数了.

侯军和他的女朋友阿芳住了那间最大的卧室另一个在廊工作的四川妹小芹占据了我们隔壁那间较大的房间我和阿风是后来者就只能住最小的那一间了.五个人再加上各自杂七杂八的东西把到处都塞得满满的几乎让人无法下脚了.

我并不是一个希求奢侈生活的人境况就是再拮据我也能够做到安之若素的也能变着法子生活得简单一点把困难应付过去的.可是对于这种"新同居"生活模式我是渐渐感到无法适应得下去了.共有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我独自承担公共场地的清洁卫生;那关紧了门也挡不住的日夜不分的喧闹........我都还是可以尽力去忍受的话但是对于这个"家"里;老是不停的人来人往特别是那个并没有男朋友的小芹却总有许多不同年龄的男人找上门来的情形我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

"她是做'零售'的啦!"阿芳说着难懂的广东话并鄙夷地撇了撇嘴.

"什么零售?"我不明白.

"就是那些事情嘛!"阿芳笑得邪门."廊女和男人的问题啦."

我这才会意过来不禁脸红了.再看见小芹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与她说话了.

最难堪的是有好几次我去开门时那几个小芹的"男朋友"一进来就直定定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极了.

"你是小芹的朋友?"他们无不充满了某种期待地问我.

"不是."我急忙摇头.

他们明显失望了."哦!"

有几个男人还试图恭维我."小姐你知道你自己真的是好漂亮啦!"

他们那一脸的好色和媚态令我几乎当场就要呕吐出来了.

我把这些烦恼告诉阿风时他却是一笑了之.“这有什么关系呢?你不去理他们就行了嘛!”

“可不以让小芹搬走?”

“这怎么行?”阿风摇头.“别人也是交了房租的我们哪有权力赶人走?”

“可是~~~~~~”

“你是不是瞧不起人了?”阿风的脸色微微有一点变了.“觉得她没有你高贵吗?”

“没有!没有!我只不过是讨厌那些男人太烦人了.”我急忙解释真怕阿风又会另作联想了.

“谁让你自己长得漂亮呢?”阿风有几分调笑的味道.“是男人的哪有不动心的?”

我不禁羞红了脸与阿风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的赞美还是令我如初时那样怦然心动.

“你最美的地方在哪儿?你知道吗?”阿风问又自答道:“是你的脖子很有线条优美极了真让人想——”

我微微有些失望了.我原本以为他会说是我的内在谁知他看中的只不过是我的外表难道他也只是——我还不及细想下去阿风就吻了过来弄得我浑身酥软无力的根本再也无法思想得下去了.

结果小芹依旧住在这里她的那些“男朋友”依旧来往着.我虽然还是反感这些龌龊的事情但是我只有拼命地忍着不再阿风的面前有所流露了他已经很累了我怎么能用那些琐碎的怨言再来增添他的烦恼呢?

是的阿风近来的确是相当辛苦了.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工作量加大了的缘故而恰恰是一种相反的状况.日益减少着的出场在后台休息时间的增多反而令他感觉到份外的疲惫与失意.

阿风因为从小就在众人的白眼中成长自卑自怜的心理比常人要严重许多他那种强烈得近乎不正常的自尊心又迫使他装作对一切都是一付毫不在乎的样子用一种表面玩世不恭的骄傲来掩饰和武装自己但他的内心却又是同等的脆弱.所以阿风就更加渴望获得某种成功让别人都来崇拜他仰望他以此来摆脱他那深藏于心底的耻辱情结.

这样的阿风我以前是不怎么了解的但如今长久的生活在一起之后我对他的爱令我的感觉敏锐起来了也就渐渐地明白了他那真实的内心世界.越是了解我对阿风的爱怜就越是加深了.这种爱已经不再是女孩子单纯的少女情愫了而是一种揉合着只属于女人的母性温柔和纵容的溺爱心态了.

有一次阿芳就如是说:"你不像是阿风的女人倒像他的妈什么事情都顺着他的."

我默然想想也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了.一直以来我都是心甘情愿地为阿风做着一切事情满足他的一切要求容忍他所有的坏脾气.......无论那是多么的违背我自己的本意我还是会让他满意的哪怕是事后我暗自委屈不已.

现在我眼看着阿风一天比一天消沉下去真是难过得恨不得自己能够代替他了却终究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他更加的温柔更加的迁就了.但是我竭力的抚慰并没有改变任何实际的东西阿风的情况仍旧不太好他的心情也老是处于郁郁不欢的低谷之中.

侯军的突然离开更是令阿风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了.

阿风的朋友说起来是不少的其实真正走得近一些的也只有侯军一个人了.他们早在北京就已经认识了又怀着同样的雄心壮志在广州闯荡着两人有许多共同的经历和语言交情就远比其他场面上的朋友要深厚得多了.他们本来是认定了两人可以在这座城市共圆明星梦的但侯军实在是没有了继续耗下去的耐心了又加上女朋友阿芳的移情别恋他终于决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回老家去了.

侯军虽然为人有一点油腔滑调让我不大喜欢但他的整个人还是不坏的何况又是阿风最好的哥们他要走了我怎么着也是应该去送行的.

站在月台上我不由得有几许唏嘘了.那次侯军来接我们的情形还清晰在目想不到今天却是要送他离去了.人生的聚散真的是无法把握得了的吗?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安来下意识地我握紧了阿风的手.

阿风和侯军除了离别时例行的那一套寒暄之外就没有更多的言语似的他们两人都在刻意地回避着"将来"这个话题.

"阿风╠╠╠╠"侯军上了火车这才说:"能撑下去当然好了实在不行就算了吧!这行当要混出个样子来也太难了."

说罢他无限疲惫地叹了口气.

阿风点了点头但眼中仍然有着不甘.

"侯军你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呢?"我忍不住关心地问.毕竟他并不是衣锦还乡的.

侯军自嘲而又认真地"摆个摊子娶个妻子再生个儿子啦!我努力做个好男人去."

我没有笑.若能够这样如此平淡地过上一生的话倒也不失为是一种福气了起码这也是相当踏实的日子.而阿风呢他的生活和目的却是总让我有些虚无缥缈的恍惚感.

侯军从车窗探出头来喊道:“你们结婚的时候千万记得要通知我哦!”

结婚?!我心中一动.这个问题我几乎从来就没有认真想过只是觉得跟了阿风就是跟定了他其他形式上的东西并没有如何放在心上.但此时此刻侯军的一句话令某些事情开始变得重要了起来.侧目向阿风看过去他的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突然之间我这才现他竟然从来就没有向我提起过“结婚”这两个字而送给我的所有礼物中也从来没有过戒指这种含有特殊涵义的东西.

火车开走了.我的心里若有所失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完全是无关于离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