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一九九六年(2)

"阿风!"我无声地喊."你怎么抗议这样狠心地扔下我不管?"

这次经历的不顺利使我大为扫兴开始不再天真的认为凭借着一纸广告就能够找得到好的工作了.一想到不知道还要遭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事我就几乎想取消下一个去应聘的计划了.但是当我蓦然现自己只有五十元的余款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了.

阿风临走时是留下了两千元钱但我一直都不愿意去碰那个信封一下就连看都不肯去看上一眼的它让我觉得锥心刺骨地痛!

我只想依靠自己所以我得找到也必须得有一份工作.

按着广告上的地址一路寻去我还是来到了另一处模特招聘的地方.这是在一栋大楼里很气派地标明着是某某服装公司的总部.这个公司的名字虽然不是很熟悉但也是略有耳闻的足以令我放下心来暗暗希望上次的情形不会再重演了.

招聘的办公室在三楼我询问了一下才有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指引我向那边去了.到了那里我看到已经有十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坐在长椅上等着了显然都是来应征的.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正规没有丝毫的怪异之处让我轻松了不少也坐下来耐心地等待着.

在忐忑不安中等了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终于轮到了我.

房间里有椅子但是并没有人请我坐下来.那四个负责考核的人员正坐在长条办公桌的后面用一种专业的挑剔的眼光仔细地打量着我好像我是一个衣架子似的.

我站在那里难堪地盯着地板心里很担心很被他们看出怀孕的事情来.

还好他们似乎并没有看出这一点来开始询问起我的情况了.一个像是主管模样的中年女人对我提问着她的声音礼貌而不带一丝温情我被这样的态度弄得有些畏缩起来回答得有一点结结巴巴的了再加上苍白又憔悴的面容我觉得能被录取的希望正在减少着.

"你在哪一个模特学校受过培训呢?

我摇了摇头无法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

她有了一点诧异."没有培训过吗?"

我老实地"没有."

她再问:"那你有几年的表演经验呢?"

我再度摇头了."也没有."

她无声地笑了笑大约是在笑话我的幼稚无知.

"本来以你的身高条件是合格的可我们需要的是模特而不是要训练模特."她说:"所以就只有请你回去了."

"对不起!"我尴尬地说.

"没关系."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就扬声叫道:"下一位!"

我明白这表示谈话就此是彻底结束了我只好心灰意冷地离开了.

这一次短暂而正式的应聘经历让我完全打消了要当模特的雄心.看来对于我而言这种工作根本就与我无缘了我只有另外寻找生计才行得通.我又开始了在密密麻麻的广告栏中授寻起来.从报纸上看来找个工作似乎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这个偌大的城市在各个方面都变得越来越繁华忙碌各种各样就业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似的.可是我实际上遇到的情形却是份外地不如人意.

我看得上的职业或比为中意的公司都是无法如愿的常常是一进去没多久就会被三言两语地给打了出来.

"你的学历是什么?"

"你会使用电脑吗?"

"你在哪个公司里任过职务呢?"

..........

无一例外的他们都会如此问道.

在得到我的答案以后他们又会异口同声地回复我:

“哦!对不起了我们不能录用你的.”

一次有一次的碰壁之后我只得放弃了进那些大公司和写字楼的打算了转而去各种商店饭馆了去应征店员的工作.

但是那结果同样是令人失望的.

那些老板们总会问:"你有担保人吗?你有保证金吗?"并且他们都会用一种极为刻薄的目光审视着我.

就这样被这些苛刻而精明的店主们像是审问贼似的盘诘了大半天以后我还是被冷言冷语地轰了出来工作依旧是毫无着落.

最为难堪的一次是在一家不大的服装店里.

当时我路过那里正看见店里只有一个老板样的中年妇女在招呼着好几个客人很有些忙不过来的情形.我心中就不禁萌生出了一线希望来了就鼓足了勇气走了进去.

"随便看啊!全是最新的样式呢!"女老板忙走了过来."春节打折很优惠啦!"

我因为她的误会而脸红了."不不不是的!"

她仍然满脸堆着笑."不买没关系啦!你就看看吧!"

"你╠╠╠╠"我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说了."你这里请人吗?"

"请人?"她重新打量了我一下接着那一脸笑容像是变魔术般倏然的就消失不见了.

"不请!不请!"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我仍不灰心."您那么的忙是不是........"

她摇头打断了我的话同时很锐利地看了我一会儿.

"你是怀孕了吧?"她讥讽地"谁会要你这样的人工作?"

我羞红了脸.

"走开!走开去!"他粗鲁地说:"别挡在这里了会影响到我的生意的."

我转身跑出了店门耻辱的泪水流了一脸.

当然了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找到一个工作的机会还是受到过几次热情地接待的.但是那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方式的羞辱罢了.

那些肯笑颜相向的老板大多数都是一些人到中年的男人.他们总是先用亮的眸子细细地把我从头到脚的看了一番然后就装着客气礼貌的样子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一旦弄清楚了我不过是个求职者之后他们就不那么严肃了便会好色地使着媚眼露骨地提出某些暧昧的条件来了.

尤其是一家餐馆的经理他满脸是色迷迷的神气把我带到了一边去硬是把一般的工作询问变成一场私人的谈话.他问了我一大堆涉及到**的问题并很明显的要把我当成一个行为放荡能够满足他某种目的和要求的女人.我不得不沉下了脸来冷冰冰地声言要去叫人他这才作罢了.

连着好几次生了同样的事情我虽然都能摆脱那些无礼的纠缠但我心里也不禁怀疑起自己来了难道我身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的"a"字吗?为什么那些男人总是对我如此不敬呢?难道我真的如同江云仪所言的是一个天生的下贱坯子?我越想越觉得不是个滋味弄得都不敢去那些有着男性老板的店铺里求职了.

我似乎已经是没有门路可走了我简直就想不出来自己该去什么地方的好.我只好一天接着一天的在嘈杂的大街上满无目的的随着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向前走着走着.......

但是我又该在何处停歇下来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