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一九九六年(3)

日子渐渐的过去着我依然没有找到一个工作.而且随着我体形的变化以及体力的限制这件事情由很困难变成了不可能.

那些屡试屡败的求职经历正起着非常消极的影响使我的希望我的勇气我的精力正一点一点地消沉下去.我感到自己已经是身心交困山穷水尽了我甚至变得不怎么敢出门了害怕外面那个世界的冷酷与无情害怕大街上的拥挤与喧哗也害怕那些陌生人审察的眼光......我的心已经事实疲倦不堪了!

曾经记得有一次江云仪讽刺我会沦落到去扫大街我当时还很是不以为然的.可现在回想起来这话竟然真成了某种预言似的而依我目前的情形来看就是扫大街的工作我也是不可能找得到了.处于如此不堪的境地里我在沮丧不已的同时也不免就有了一些懊悔来了.在生活的无情和艰辛面前我这才明白了文凭是多么重要的敲门砖我真是应该拼命也要去上大学的了!唉!早知道如此早知道如此.......该去后悔的事情又何止是这一件呢?可是又能怎么样啊?一切还有可能回头吗?

但是有一点我却是从来就未曾有过一丝后悔的那就是爱上了阿风.真的对此我自始至终也没有感到有丝毫的悔意.就算是一切重新来过我还是会义无返顾地爱上他的!这是无奈而又无能为力的事情这个男人必定是我白晓荼前世的债务今生的孽缘我是没有办法不去爱他的.纵然是他那样无情地诀别我还是割舍不了心中对他的爱恋之情.我总是会常常地想起他来担心他过得好不好?成功了吗?以致于每一次我在翻报纸的时候总要下意识地看看娱乐版希望能够现一些什么.

其实若要得到阿风的消息也并不是很困难的事只要问一问阿芳的男朋友就知道了.阿风虽然是去了北京但在他们那个***里再远也是没有秘密的他的情况是会被传来传去的.可是我总是不肯去问及的对阿芳也是尽量地回避着.我从心底害怕听到一切有关阿风和琳达有多甜蜜的传闻也怕阿风知道我现在的境况我绝不愿意用自己的凄楚来牵绊着他.

我只有只有独自默默地伤心了.

另外一件让我难堪而又伤心的事情生了那就是我不得不开始动用起那阿风留下来的两千元钱了.

那天当我疲乏的从街上回到家中时阿芸叫住了我."晓荼姐房东刚刚来过了."

我一下子僵住了又该是交房租的日子了可我只剩下最后的五块钱了啊!我拿什么去应付这一关呢?难道说我必须得流落街头了吗?!

阿芸轻轻地问:"你╠╠╠╠找到工作了没有?"

我苦笑着摇头.

"那你先别着急啊!慢慢再找吧."她的声音里满含着同情."房租我刚才已经帮你交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谢谢你!"我感激莫名."我......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的."

话说起来是很容易的但是等我用完了那最后的一分钱的时候生财之道还只是梦想中的事情.别说是还债了就是最基本的温饱我都已经没办法解决了我正面临着是否生存得下去的严重危机.

那个装着两千元"分手费"的信封就摆在我的面前我盯着它很久很久心里矛盾重重.我的自尊心很排斥这笔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琳达钱包里的款项我就算是饿死了去也是不愿意用一分一的.但是我自己是可以忍饥挨饿下去的死掉也没有什么关系可孩子呢?我不能不担心而恐惧起来了;而且阿芸的钱我是不能不还上的呀!她和我既非知交又非亲友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年纪轻轻的就一个人出来打工想也是家境很艰难的了我怎么可以拖欠她的血汗钱不还呢?咬咬牙我终于开启了那个信封颤抖着手拿出了那一叠钞票来.

现实毕竟还是占据了上风.无论我心中再怎么难堪再怎么不甘我还是开始了一块又一块地用起了这笔钱来了.那种滋味真的是很不好受的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又过了一些日子那两千元钱怎么会变成了两百元的呢?具体的细节我也说不上来了只知道自己并没有乱花过一分钱的但是这钱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只要是一开始用了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这期间我必须要吃饭要付房租要花车费要.......恐怕除了空气是不用付费用的以外就没有什么是不要钱的了.而且我为了能尽快有个工作也只得去了一家又一家的职业介绍所付了一次又一次的职介费.虽然那些介绍给我的职业最终都是落空了不是别人不肯雇佣我就是我自己干不了但这纯粹是我个人的问题啊与介绍人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所以那些介绍费当然是不会归还我的了就算是交了学费.因此我也就损失了很大一笔生活外的开销.

有时候在一筹莫展之际我不禁也会想到千里以外的故乡想起了亲人们的关爱来.我甚至也会想到回去依附于他们但是心里终究还是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成了一去不再复返之势了更何况我现在是这样一付大腹便便的样子?且别说他们会怎样的对待我就是我自己也没有那个脸面回去了啊!这条路是绝对行不通的了我只有强压住回南京的这种念头而一心祈盼着自己和孩子能够在这个异乡的天空下生存下去了.至少我还在家人的心目中依旧留有一点尊严吧!父亲偶尔想起我的时候还会以为他的小女儿是一朵清晨的荼蘼花吧!

就在我只有一百元的时候我却意外地有了一份工作.

"晓荼姐你愿不愿意去作女工呢?"阿芸问我.

"那有什么不愿意的?"我叹气.现在的我哪里还有挑工作的资格呢?只有别人不肯用我的份.

阿芸看了我好一会儿."我有几个老乡都在东莞那边的一家服装厂里那里正需要人手你肯不肯去呢?"

我这才意识到阿芸说的是真的."东莞?"

"就是活儿有些累的."

"累我不怕的."我看了看自己已经凸现的腹部."我这个样子......."

"那边有熟人的这个你就用不着担心了你愿意去就成了."阿芸说.

"真的是可以吗?"我惊喜了竟然有了一些不敢相信的感觉.

顿了一下阿芸这才说:"我还是觉得你该去一次医院."

我疑惑地看着她."去医院做什么?"

阿芸咬了咬嘴唇终于慢吞吞地开了口."把╠╠╠╠╠╠事情解决掉还来得及的."

我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她指的是什么事情了.心里不由得一紧就不寒而栗了.

"晓荼姐我是为你着想啊!你这样下去只会苦了你自己的."她好心地劝说着"这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你这么拖着一个孩子的以后可怎么再去嫁人呀?"

我凄楚地笑了嫁人?!我还会吗?

"你还这样年轻人又长得好看以后不愁没有有钱的男人肯要你的你又何必舍不得一个那种男人的孩子呢?"阿芸很世故的样子."再说了这个时候他也还算不上是一个人呀!"

我惊讶于她的老成更感激于她的关心.

"真的很谢谢你了阿芸!"我握住她的手"但是我是很爱这个孩子的我会好好的养大他的别的我还不想去考虑的."

"可是你以后........"

我轻轻地捏了捏阿芸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她的一番好意我是很感激的也明白她所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感情的事情绝不是说得那样简单容易的这只有等阿芸有一天真正地爱上某一个人或作了母亲之后她也许就能够了解我现在的决定了.

忽然之间我想到了那个女人╠╠╠╠那个生育我的女人.

在以前我一想及到她就是满心的羞耻和怨恨之情.但是到了如今我想起她来却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心境了.我还是不太清楚当年的故事她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为什么非要生下我来?又是如何把我交给了白家.......这些问题对我而言可能永远都是一些解不开的谜了.可是我自从现自己怀孕以后竟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产生出了一种共通共鸣的古怪感觉来觉得自己就是她的一个翻版似的.念及此处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莫非这冥冥之中竟然是自有一种安排吗?那╠╠╠╠她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呢?而我又会有怎么样的命运呢?那难以把握的未来令我不由得害怕起来了几乎就丧失了去面对的勇气.

但当我一想到肚中的孩子恐惧感蓦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我是不会像她那样的!至少我就不会放弃我的孩子我会生下他(她)来再亲自好好地抚养他(她)长大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予他(她)我要让我的孩子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孩!只要我拥有他(她)的笑颜失去了阿风就不算是很痛苦的事情了生活的未知与艰辛也不再可怕了.重要的是我有我的孩子!

一旦我的心中有了如此明确的目标我就充满了向前的希望.我所有的心思就集中在现实和未来上面了我认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心情可以去浪费了我必须努力地去忍耐去开始新的生活最要紧的是在孩子来临之前我得攒足一切需要的费用才行.因此在我一拿到东莞那家服装厂的地址的同时我就收拾行李准备着动身了.

我自己的东西并不多依然是那个以前从南京带出来的皮箱就解决妥当了.可是阿风那些未曾带走的物件却让我怔怔地呆了好半天.

那些不过是阿风用旧了的几条毛巾几张废弃了的乐谱及几件磨损得已经很厉害的牛仔服罢了.按理说我是应该把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全都扔进垃圾箱才对的可我一拿起它们来就立刻感受到了阿风的气息平日里那些被我极力压制着的往事和**就纷纷涌上了心头痛苦夹杂着甜蜜犹如潮水般地淹没了我.我紧紧地抱住这些东西好像是在抱着阿风一般!

过了不知多久我的意识才恢复到现实中来.我深深地叹息着抹干眼中的泪水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单独地用一个袋子装好放到了行李箱的最底层里.它们将会陪伴着我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会给我一丝对爱的眷恋吧!

是的我即将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即将与一些完全陌生的人们在一起了或许我不会立即就学会如何去重新生活但是我能够学会去慢慢的遗忘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