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一九九七年(4)

人们之所以如此地针对我并非是因为我得罪了他们而恰恰是因为我从来就和他们保持着距离的缘故.我那种沉默冷淡的作风让他们觉得很不舒服视为是假装的清高和贞淑.于是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成了一个假惺惺的女人但因为平日里我又并没有什么话柄可以加以议论的他们最多只能说一说我的乖僻而已就没有更多的闲话了.这时候有了一个我和男人怎么怎么的风流韵事出笼了无疑是正中某些人的下怀自然是尽情地去挥了.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乐于此道的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就更加不会口下留情了.在闲暇的当口他们就会聚在一起谈论着这件最新的绯闻开心上好一阵子.

连阿芸都多少有了一点当真只不过她是支持我和安迪生些什么的.

"安迪还是个不错的男人的你就跟了他算了吧!"

我口里不置可否地心里却知道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那些流言我仍然以不理不睬的态度来面对他们爱怎样说就由得他们怎样去说我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有人故意在我的面前提起安迪怎么样之类的言语或说些词义暧昧的玩笑话我也并不恼怒只是保持着冷冰冰的沉默听着他们说下去.实在很过份了我就用眼睛冷静地注视着他们那些人自己倒会住嘴了事情也就此了结了.我只是怕因为这件事会带给安迪一些困扰影响到他什么便有意的和他疏远了起来反正我早已经习惯于孤独了少一个说得来的朋友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便的.况且我们之间除了江南这个话题以外也并没有更多的言语了.

但安迪的反应却是有点奇怪的他同样不在乎别人的议论甚至是有一点喜欢人们把我和他扯在一起似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我主动地和我聊天态度也不比以前热情多少我不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但我开始感到他的目光里有了某些不同的光芒.这样的异样意味我是不陌生的曾经在阿风看我的眼神中就有过的.可这种光彩是无法让我的心激荡得起来了因为安迪并不是阿风我也不是十八岁的白晓荼而是一个叫作"罗红"的沧桑的女人罢了.

在我的沉默中那些流言蜚语渐渐就平息了下去最多只是在我去吧台端酒或安迪与我搭话时有人指指点点一下子.人们又有了别的更为有趣的素材关于我的一切已经索然无味而归于平静了.但我却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安迪自己却失去了平静.

有很多次我都现安迪下了班后并不是立刻就走而是明显地在等着我.他常常在街头的拐角处站着一看见我出来了就会迎了上来然后借口送我而陪着我走上很长一段路直到我开口让他离开他这才依依不舍地回过身去.一路上他也不曾多说话只是那么默默地走在我的身边用一种充满了感情的眼光注视着我.那目光强烈地传递着一股热情有时也会令我的心头为之一热但更多的却是下定了远离他的决心这并不是我对安迪本人有什么成见只是我不希望他误会我什么而陷的更深.

那天"野百合"的生意特别的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就迟迟下不了班一忙就拖到了所有人的后面才急急地往家里赶.刚走到门口就迎面碰上了安迪.

我本来是打算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走过去的可没有成功.

"你总算出来了."他如释重负地.

我只好停了下来简短地说了一句:"你不必等我的."

他有些尴尬没有回答.照例默默地走在我的旁边我也不说什么低着头径直向前走去.大街上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不知道是早出呢还是晚归的行人从我们的身边很快的走了过去困倦让他们不出任何的声响来也是那么默默无声地.世界上仿佛只剩下我们俩人似的.

这时安迪开口了.说的恰巧是南京.

"你去过燕子矶吗?"他的声音有几分紧张."那儿挺不错的有机会我们一起去吧!"

"是的是的.那里真的很美很美."我慢慢地回答.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的某一天"那天的阳光可真好啊!风也是那么的轻轻的柔柔的阿风他......."

我猛地住了口心中一片伤痛.我在说些什么呀?又提到过去作什么呢?

好在安迪并没有注意到似的继续说着南京的景物之类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在听他在说些什么了我的心中充满了对往事的追忆心情是甜蜜而又凄苦的.

当我从浮想中挣扎开来时我惊讶地现安迪已经握住了自己的右手.我想甩开他但是不行.安迪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丝毫也不肯松开来并且还微微地颤抖着.显然他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想到以他这样的个性做出这种举动来也是要很大勇气的我就有了几分不忍也只好由着他握着了.

"你欠着人家很多的债吗?"他在问.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有别过了脸去不看他.

"我╠╠╠╠"他的声音有些轻微地颤."我可以和你一起来负担吗?"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摇头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的."

"请原谅我的无礼."他喃喃地说着."我今天一定要问一问你真正的想法了你对我有没有一点感情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想避免粗暴的拒绝以免使他难堪就只有又选择了沉默.

这似乎给了他某种鼓励借着幽暗光线的掩护和帮助安迪大胆地表白起来.刚开始时他还是含混不清地说了一些开场白后来就很明白地说出他是如何如何爱着我的心意来了.

这一番自我招供并不使我意外却相当的难堪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对他说一声"不"但又决不能任凭他沉溺在这种毫无益处的情感中不理会我犹豫着在心里措着辞.

在沉默中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路.

"你为什么不回答?"安迪问.

这让我不得不开了口同时我尽量轻柔地抽出手来."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非常愿意和你作朋友的可是别的就......我们只是作朋友好吗?"

"我就知道你是看不上我的."安迪黯然地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调酒师没钱没势的怎么配得上你呢?我有什么能让你喜欢的........"

"不不是这个原因."我截断了他的话."真的与那些毫无关系只是我自己.......不配你!"

"你怎么会不配我呢?"他不相信地摇着头."你不用安慰我了我明白这只是我自己自不量力还自以为你对我是有那么一点好感的."

他的声音中含有一种伤心的味道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令他好受一些于是就说:"是的我对你当然是有好感的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真的是我自己有问题."

他闷声不响地向前走着脚步加快了许多我几乎就跟不上他了而我也不想跟上去就落在了后面.心里暗暗希望他就此作罢了的好.

到了快拐弯的路口安迪突然停住了.他转过身来用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神情复杂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话了."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了但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我点了点头.

"你的心里在爱着某一个人吗?"他声音有些颤抖地问."他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

一种痛苦和窘困猛地涌上了我的心头.那个深藏于心的名字蓦地被勾了起来像一座大山似的向我压了过来我开始喘不过气来了.

"没有没有."我软弱无力地"我并没有爱上谁我能爱谁呢?"

安迪凝视着我真挚地说:"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故事但我想告诉你生活中其实是有很多选择的人不能只执着于一点上面.你不是没有别的机会。"

说完他就踏上了与我方向相反的那条路没有回头地走了。

我看着他孤单的背影在感到心中非常非常的痛着喉咙口梗着一块辛酸的硬物似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安迪的落寞更是因为他那一番充满善意的话.我甚至觉得自己就快要流泪了而实际上我的眼睛已经是有些湿润起来我不禁讶异了难道我还有泪吗?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的心是冷如冰块了原来我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的我依然还是个心有感动的女人呵!难道不是吗?在那些无法入睡的时刻那一阵又一阵的火辣辣的颤栗依旧会袭击着我在我的心底躁动不已唤醒了我那颗尚留余温的女人心.我的心中并非是没有了情感和爱欲的存在啊!但是我为什么就无法去爱谁了呢?

就在此时我想起了方志林来.他和安迪一样都是那么好的男人对我都是那样的真诚可我怎么就没有办法去接纳他们呢?我的心中到底有个什么样的鬼怪在作着祟?它有那么一种近乎是邪恶的力量能够让我远离所有的男人让我能够主动的自我封闭起来让我........突然之间我明白了那唯一的原因唯一的鬼祟并不是别的而是╠╠╠╠╠╠阿风!其他的男人于我而言就只是形同虚设最多也就是他影子的某种折射罢了.我知道这是一种近乎于病态的感情可我又有什么法子可以去摆脱它呢?阿风是我今生的第一个男人直到现在也还是我唯一的一个男人无论我曾经对他有过多少的恨意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是只有一个他啊!我所有的感情所有的**也只因为他而存在而燃烧.阿风才是我爱情的沸点别的男人却永远都是我爱情的冰点了.

选择?我不是没有所谓的选择而是我自己根本就不愿意也没有力量去选择啊!因为我的整个人都已经被什么东西掘空了而那个东西就是╠╠╠╠阿风!

pass:各位朋友不好意思啊!~由于工作问题明天不能来更新了。今天就多传一章!抱歉!谅解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