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九九七年(6)

她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你知道我的手里是没有什么钱过夜的."

她说的也的确是实话想指望她的帮忙是不可能的了.我一时找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只能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说不出一个字了.阿芸这个消息实在是个大大的难题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让阿根嫂的儿子读不成大学的可是那么一笔学费我又到哪里去找呢?谁又能够帮助我呢?我很想立即就借到六千块钱在手上立即解决阿根嫂的难处但我想破了头也是想不出可以去借贷的对象来.

暂时地我和阿芸都没有什么话可说只是面面相觑着.突然阿芸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期期艾艾地开口了:"这钱借倒是能够借得到的只怕你是不愿意的."

"有办法?"我萌生出一线希望来."你快说是什么法子呢?"

"这个......"阿芸咬了一下嘴唇."你可以向吴经理借的."

"那好啊!"我没想到事情可以这么简单的"你带我去找他吧!"

阿芸却不动满脸的难为情.

"怎么了?"我问."要什么担保吗?"

她还是不言语只是那神气更别扭了.我开始感到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了但想到阿根嫂我就觉得没有什么不能办到的不管那是怎样的艰难我都会去做的!

"需要我做什么事情吗?"我又问.

"一般吴经理是只借钱给小姐的."阿芸轻轻地说眼睛不看我.

"你的意思是╠╠╠"

阿芸点了点头."因为小姐比较有偿还能力."她又解释了一句."毕竟是大数目啊!"

做小姐?做坐台的小姐?一想到这点我的心里就像插入了一个冰柱子那样冷起来了.这个念头真是可怕的我向来的道德观念是连这样的事情想也不曾想过的更何况要去做了?这怎么行呢?但是.......我在一团混乱的思维中挣扎着呼吸都困难了.

"不这样你到哪里去找那样多的钱呢?"阿芸又在说.

"我......我得好好想想......"我自语着"好好地想想........"

我连衣服也没有换假也没有请就恍恍惚惚地走出了“野百合”。

不知怎地我走着走着的就到了中山路了.

很奇怪也很巧合只要是中国的大城市就几乎都有那么一条"中山路".上海有天津有长沙有........南京也是有的.而且那些中山路又都是那些城市里最为重要和繁华的一条道路了广州的中山路有不例外虽然已经是到了深夜人群也渐渐稀少了但依然是十分热闹十分嘈杂的.那路灯璀璨的光芒与车灯的闪烁的光芒交汇在一起构成了一副五光十色的风光比白天的喧哗景象更多了一番华丽和浪漫的韵味.我也许就是因为这个马路的名字也许是因为也实在是无处可去了就来来回回地在这条路上走了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遍了心里如油煎火烧般地难受着.

我的双脚下意识地挪动着周围的声音人群都像是隔我有千万里之遥似的我浑然不觉得他们的存在我只是向前走啊走啊不能停下来地走着.仿佛一停下来我这个人就要散架了.等我蓦然现:那些漫步在街头或正在急匆匆地赶路的人们在我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都会慢下了他们的脚步来向我好奇地肆无忌惮地盯着看上几眼.我这才低头向自己看了看看过之后不禁苦笑了.我还穿着那一身鲜红的旗袍并且还散着一股浓烈的酒味儿一望即知是个从不正经的场合里出来的女人.这样一付鬼样子不惹人注目才怪呢!更何况这是在深更半夜啊!

"看来你注定就是一个贱女人!"我冷冰冰地对自己说."原本就不是什么淑女就干脆做定了坏女人罢了."

我这样想着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心中开始涌起一种对自己毫无怜悯的冷酷来我还有什么呢?有爱情?还是还有亲情?甚至是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有的了!我是什么也没有的了!没有人在乎我要什么也没有人来在乎我去做什么这世界让我彻底的失望了!如果只是涉及到我个人的事情我怎么样也是无所谓的就算是立刻就死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又怎么能够让阿根嫂失望呢?让她儿子的一生毁了呢?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情.既然如今只有做小姐这一个法子了我就只能走这条路去.我不是连死亡都不曾惧怕吗?做个堕落女人应该更加容易罢.至于道德什么的就暂且抛在一边去吧!这些一点钱也换不了的东西我现在是不肯再去想着的了老是想到它们只会令我心里难过这种感受完全是徒劳的无谓的能对事情有所帮助和改善吗?没有一点现实意义都没有.那么我又何必去死抱住这些虚无的观念呢?什么贞操诚实和自尊之类的那是得有条件才可以讲得起的对于像我这样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人来说是没有资格去顾及这些了如今的我迫切需要的只是金钱这一样东西只要抓得住它我就觉得是足够了别的就让它们见鬼去吧!

我一旦下定了这样一个决心我的心中就有了某种松懈下来的感觉.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思想的可怕与可悲我只想着能解决阿根嫂的问题了能让她的儿子进大学了也就不觉得这办法有什么不好的了因而也就拿定了干下去的主张不愿意再有别的顾虑了.

就在这个深夜就在这***辉煌的中山路上我挣脱了那心底最后的那一些传统的束缚撤掉了最后的留守在心里的道德底线准备让自己成为一个堕落的女人!

似乎是获得了一种解放我的步履轻松了许多只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回到了家中.

阿芸还没有回来我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想着明天该做些什么事情。偶一抬头我正好看见墙上那面大镜子里的自己:头凌乱的披散在肩上上班时所涂抹的浓妆残留在脸上却依旧掩饰不住那份憔悴模样一双眼睛里盛满了冷酷决绝的神情竟与一只濒临死亡的动物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我不由得吃了一惊自己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了呢?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真不敢去想象以后的我又会是怎样一付鬼形容了。看着自己我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话来:“真像极了一朵荼蘼花”

同时父亲的眼睛浮现在镜子中他平日里的那些话也在我的耳边响起了。我开始惶惑了如果他知道现在的我将要做些什么他会是怎样的伤心和失望啊!我这样一想心里面就充满了惨痛和迷茫那原有的念头慢慢地就有些动摇起来或许我是不应该有那种龌龊想法的;或许我是该坚持作人的清白的;或许还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就在此时阿根嫂的脸出现了。我心里猛地一惊急忙甩了甩头把父亲的影子甩开了去我必须明白一点:现在我只能想一件事情╠╠╠╠那就是金钱。以及我该怎么样去得到金钱!钱我必须马上就要有钱才行。答案就在我的身体上———这是我目前唯一的法子了。

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只许前进不能后退的命令之后就拿出了一瓶还没有开封的白酒又拿出几粒安眠药片来和着酒一起猛灌了下去。当酒精与药力混合着起了作用时我在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不禁笑了起来这时节的我看上去一点都不难看了甚至是很可爱的样子呢!

渐渐地我的视线变得模糊了我的眼皮开始睁不开了头也无力地耷拉在沙上我终于昏睡过去。

第二天刚一上班我就拉着阿芸朝吴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晓荼姐你真的想清楚了?”阿芸停了下来。

我面无表情地。“当然!”

阿芸看着我的眼睛。“昨天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太当真了我们再想想其他的”

“你有办法吗?”我笑了“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吧!”

“可是╠╠╠”

“不要再说了!”我打断了她的话。我不能让什么来动摇我的决心了。

阿芸无话可说了默默地跟着我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在我说明了我的意图之后吴经理深表欢迎二话不说就同意借钱给我。

“你想借多少呢?”

“两万吧!”我一咬牙反正也是欠债干脆就一次把什么地解决完了的好。钱多一些阿根嫂的困难也会少一些罢。

只让我等了一小会儿吴经理就去拿了一叠厚厚的钞票过来让我写好了一张借据又让阿芸及另外两个小姐画押作了担保这才把钱递到我的手上。

“你可要数好啊!正好两万元。”吴经理又不忘补了一句:“这是要算利息的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