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九九七年(7)

我无意识地数了数这叠票子这就是我的卖生钱了?!我几乎就不敢相信就是这一下子就数得清楚的钞票竟是逼得我日夜奔忙走投无路的根源。在此刻竟这么快捷的容易的解决了么?而这唯一的代价就只是我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坐台小姐。

“明天就得正式上班啦!”吴经理的叮嘱更提醒了我现在的身份。“你的本钱不错用不了多久就还得清这笔钱了放心的做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五味杂陈。明天我就真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了!我真的已经是别无选择了。

"罗红我可给你说清楚了我们愿意给你担保可都是看在阿芸的面子上的.你可别宰我们一道啊!"我的担保人之一郑重地说.

我已经知道了这里面借贷的规矩放债的是并不怕收不回来款子的如果说我想跑的话就算是侥幸逃得过债主黑道的追逼给我担保的人也休想跑得掉的不但得替我还清所有的债务和利息以外还少不了要受一些皮肉之苦的.所以一般是没人肯为谁作保人借贷的但是若想借走一笔大数目的钱的话就非得要三个担保人才行这样做更为安全一些.阿芸因为我们的关系不同才毫不犹豫的签了字可另外两个小姐本来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趟这个浑水的在阿芸的好说歹说之下才勉勉强强地同意了心里仍然是不能放得下心来的.她们的心情我当然是很能理解的也很感激她们肯签下那个可能是回患无穷的保书.我又怎么可能让她们会因为帮助我而卷进什么麻烦里面去呢?

为了让她们放心我又另外写下了三份保证书分别交到她们三人的手中.

"晓荼姐你这就见外了."阿芸执意不要."你的为人我还信不过吗?"

"你就收好吧!"我把字条硬塞在她的包里."这样安全些的."

"还有╠╠╠╠"我又回头对阿芸说了一句:"你以后就只叫我罗红好了白晓荼早就死了现在更应该死了."

我就怀着这样决绝的心情开始了"小姐"的生涯投身到一种嘈杂、狂乱的生活中去了。

等到我真的入了这一行当这个特殊职业的种种情形真切而形象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真可谓是大开了眼界.小姐们的生活是真正的夜出昼伏大白天一般都是在睡觉难得一见其踪迹的.可一到华灯初上的时分她们不!应该说是我们就条件反射式的来了精神开工的内容也就是陪着那些男人们喝酒唱歌调笑消遣去通宵达旦的"游戏"着.从某一种角度来看这在各种工作中算是相当轻松的一种了.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惬意的日不晒雨不淋地就能够挣得到别人一个月或几个月才拿得到手的金钱.至于那种所谓的额外收入也是十分可观的了这一行自有不成文的标准的按照小姐自身的姿色而论陪客人过夜也就有价格上的区别有一次收费一百元的也有高达三四百元的其间的差别虽然是不小但这一群女人无疑都是高薪一族了.

这样的群体是每一个繁盛而又匆忙的大都市都具有的藏在那些繁华表面之下的一种年难堪的现象。当然是有不少人是因此而要痛憎的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存在甚至有蓬勃展之势.这是和这个社会的经济展密切相关的随着大都市里的人们不再为最基本的食宿愁以及日渐富有的男人在增多着对寻欢作乐的需求就产生了千方百计地去追求各种感官上的享乐成了那些掌握着金钱又偏重于肉欲的粗俗男人们的选而且正成为着一种奇异的消费热潮。因此在如今这个社会里除了各个**的女人们供他们消遣还同时存在着数以百计的小蜜二奶之流的人物。当然按照世人对于道德的要求来说这是一个堕落的产物人们一提到那些地方那些女人就会撇撇嘴说上几句谴责的言辞来但是又有谁阻止得了她们的存在呢?又有谁能够否认她们的存在呢?她们是真实存在着的是活生生的在这现实的世界中招摇着的。这大概是每个经济型社会都会有的现象吧!是一个亘古难决的社会问题罢。

有这样一句话说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很具现实的写照性并且不含有过多的贬义成分。因为有着这样一种金钱至上的氛围女人靠自己的身体去挣钱或是被男人包养着竟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有许多女孩子都投身于此而并不以为耻的曾有过的逼良为娼早就演变成了逼娼为良的讽刺剧。能轻轻松松地拿到大把大把的钞票并轻轻松松地花大把大把的钱随心所欲地满足自己一切的物质欲求这对那些年轻的没有过多道德教养的女孩们是很有吸引力的又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笑贫不笑娼”的观念是那样的流行人心只要有钱谁还会去在乎世人说什么了?在商场里在宾馆里在酒楼里——大多数人不都是对这些高消费的女人投以讨好的目光和笑容的吗?

对于自己出卖身体的职业是很难得会有人觉得困扰的她们自有她们近乎于豁达的解释。

"哪一个女人不找男人的呢?反正都是要做那种事儿的有钱拿不是更好么?"我的担保人之一就如此对我言传身教着.

"你以为那些什么女强人女明星的是很干净的吗?还不都是和我们是一样的不过就是看上去风光罢了."还有一个小姐如此补充道."其实比我们还要烂得多啦!"

你不能完全否认她们的话有一定的真实性的似是而非却不乏有几分说服力和蛊惑人心的作用。

这种种的情形我是日日亲眼目睹着的这样的话语我是天天听到的我的每一个夜晚就是生活在其间的。在这种毫无理性可言的梦魇般的灯红酒绿之中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的精神和意志也不能不有所浸染了渐渐地渐渐地我已经不再像最初期时那样反感那粗暴的歌声黄色的笑话以及那些男人的触摸动作了;我学会了怎样划拳学会了化妆学会了打麻将学会了怎样去敬酒学会了怎样和男人调笑.......-至于喝酒那更是我现在的一大强项了我从不拒绝每一个男人的灌酒可以毫不犹豫地喝下每一杯酒我不但是为了那些小费也真的是喜欢那种醉醺醺的感觉。总之如今的我已经会了许多许多我以前认为自己打死了也做不来的事情了。

环境的力量是伟大的是可以与世界上最为厉害的硫酸类的腐蚀作用相媲美的。要在一个大染缸里学习堕落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当一个人心里存着那么深刻的愁苦和自暴自弃的时候.我虽然还没有修炼到无耻的境界但已经开始有一点符合一个“小姐”的举动了。心里那种“要做正派人”的声音正日渐微弱起来直至于慢慢地消逝。即使还是有那样或这样的道德观念偶尔要钻出来我也会立刻把它们硬生生地推回到心底那个专门隐藏着无法去触及的往事的角落里严严实实地锁起来。

“晓荼.......啊!不罗红姐你真是改变了好多啦!”阿芸感慨地对我说道。“有时真叫人不敢认了呢!”

的的确确我是变过了。竟然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变得连我自己都不敢去想象的程度了那是因为我的心中已经结起了一层冰一层厚得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冰。但是无论我有多大的变化我依然有两点还在恪守着:我仍旧还是习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而不像是其他的小姐那样偏爱鲜艳的服饰这一点很有些像是某些贪污者的心态了越是觉得自己的污秽就越是希望外表上看起来纯洁;另外我还没有做到出卖**的那一步我至今还没有去挣过“外快”。我原本以为自己是能够做到这步的可每一次我都和某个男人来到旅馆的门口了我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进去最终是抛下客人落荒而逃了。

"不行!不行!"我对自己摇着头."我不能这样!"

我并不是还怜惜着我自己我早已经不对自己的未来再有什么幻想了.只不过是因为阿风的影子总是会不失时机地出现。我们虽然已经分开了那么的长久虽然我恨他了千百遍在我的心里还是要求自己对他要忠实即便是在身体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