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九九八年(2)

晚上时我尽管醉意未消头昏沉沉的但我还是去了“野百合”开工了。因为阿根嫂的到来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工作了这样下去是还不了那笔债的。

“罗红!”刚到门口就被吴经理给叫住了。“这个月的钱你还没有还清楚怎么说?”

“还!还!”我按住额头。“马上就会还的了。”

这个让我头疼的问题吴经理偏偏要见到我一次提一次不可。说起来真是讽刺我做了“小姐”以后是多了不少的收入但因为我一直没有“外快”进帐挣的那些钱有一大半都是还了利息本金还是没能还多少的。

“你这个做法是行不通的哦!”吴经理沉下脸来了。“一个月就还那么一点点什么时候才了结得了呢?要等到黄瓜菜都凉了吗?”

“我不是在努力吗?”

“你那也叫努力?”他嘲讽地“又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我没有生气只是头疼得更厉害了。

“罗红我给你说句实在话不管你有没有卖过只要是在我们这种地方混过的就没有人会认为你是什么干净货色了你守来守去的有什么意义?”

我的头痛加剧了连眼框里面都开始一跳一跳地痛起来。

说罢他不屑地哼了几声就走开了去。

我进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是笑闹一片了。

众人摇头作糊涂状。

“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肯扔了那个黄脸婆呢?”那个什么胡总正在那里大声问。

“是离不了婚吧!”阿芸猜测道。“竹杠敲得你大老板吃不消啦!”

她的话引起一阵笑声小姐们都知道这个所谓的胡总其实是没什么大钱的不过是爱虚张声逝罢了对他也就相应的没那么多的礼貌了。

“开玩笑!”胡总一付挺豪气的样子。“我会没钱给她?”

接着他又笑眯眯地说了下去。“这黄脸婆自有好处的呢!正所谓是大老婆管家小老婆是花。你们不懂吧!所以啦成功的男人就得有两个老婆才可以啊!”

“那我们呢?”一个小姐娇滴滴地问:“是什么呀?”

“你们╠╠╠╠”胡总的眼里闪着淫欲。“你们是男人的下午茶啦!”

“竟然敢说我们是什么下午茶!”阿芸佯装生气。“咱们就给你灌灌‘下午茶’让你尝尝味道!”

她端起一大杯酒就向胡总嘴里直灌下去别的小姐也嘻嘻哈哈地上前去围攻他。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啦!”

别的男人也在起着哄包间里热闹极了。

我没有出声心中充满了对这些低下的、粗俗的男人的厌憎更对自己充满了鄙夷之感。我不正是他们中的一员吗?

“喂!”王富顺对我靠了过来使着媚眼。“你这杯‘下午茶’什么时候才肯叫我喝喝啊?!”

我还没有回答一转眼就看见苏强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里是一片怜悯。这让我受不了!我逃跑似的换了个位置离苏强远了一些感觉要好受了一点。可我依然感到他的目光在追随着我而且更加温柔、更加体贴了。

我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应酬着王富顺一面强忍着头疼和心底的疼痛。

这时候大家开始唱起歌来了。那个胡总和王富顺的声音真是一对绝配!那声音又粗又哑外加五音不全的哪叫什么唱歌啊?根本就是在乱吼被麦克风一括散那真的就是和杀猪无异了!听得大家皱眉不已。偏偏他们的自我感觉良好得很还恬不知耻地问着:“我唱得好不好啊?”、“比张学友如何?”、“是天王级水平吧!”弄得小姐们啼笑皆非的又不好过于得罪他们就只好点头敷衍了事了。

轮到苏强唱的时候大家却惊得是鸦雀无声了。真是很出人意外的他的歌唱得实在是好。声音很有磁性的对歌词本身也把握得恰到火候那感情真个儿就被他唱出来了!

他唱的是一╠╠╠╠《当爱已成往事》。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的心里

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我听着听着不由得痴了傻了!

这声音这歌词都勾起了我心中埋藏着的某些记忆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阿风的脸开始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接着就是琳达的笑声在我的耳畔回旋着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掉了!我从来没有如此想把自己投入到地狱里去过的强烈感觉!

我拉了拉王富顺的衣袖用一种垂死者才有的口吻说:“今天晚上我想让你喝喝‘下午茶’。”

“什么?”王富顺茫然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了?不就是那种事情么?”我凄然笑着。“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你是说╠╠╠╠”他恍然答大悟继而就是欣喜若狂了。“你愿意啦!”

我点头满怀着一腔壮士断腕的决心。

王富顺顿时就情绪高涨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走吧!我们这就出去啊!”

我也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你╠╠╠╠”苏强一把拉住了我。“去哪里?”

“去吃夜宵啊!”我笑得有些夸张地“你也想去吗?”

“吃夜宵?”他显出很惊讶的样子。“吃什么夜宵?和王富顺?!”

“对呀!”我耸耸肩膀。“就是和这个男人啦!”

王富顺在催促着我了。“快一点啦!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怎么会?”我朝他走过去。“我绝不会反悔的我既作了婊子就不立什么牌坊啦!”

“罗红!”苏强低沉而急切地喊。“你不要作践你自己!”

“我就是要作践我自己我非要狠狠地来作践自己!”我梦呓般地自语着从他的身边快地穿了过去挽住王富顺的胳臂走了。

“是去你那里?还是去开房间?”王富顺笑得淫荡而龌龊。

我觉得毛直竖浑身都起着鸡皮疙瘩。但我还是强压住了这生理上的厌恶感勇敢地说:“去开房间好了反正在哪里都是那么一回事儿。”

“好!好!好!”王富顺搓着双手。“今天老子高兴就去最好的酒店!”

我没有表示什么意见任凭他把我带到哪里去只管跟着他上了出租车就是。到底去什么地方对我而言又有什么不同呢?此刻的我和一个死人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我们在一个看上去很不错的酒店门口下了车。

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相信看见我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了我是干什么的女人了。我完全可以感觉得到人们那种极度轻蔑的目光。

“这是一个卖淫的女人!她是一个坏女人!”他们在心里耻笑着。

我笑了。骂吧骂吧!你们骂出声来啊!我就是一个该辱骂的女人!

进了那间富丽堂皇的房间我停了一下。环顾周围我看见的仿佛是一个污秽不堪的地狱!这就是我的地狱我彻底葬送自己清白的地狱!我不感到有什么后悔的既然我清不清白对于谁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我又要它干嘛呢?

“你愣在那儿做什么?”王富顺已经上了床脱得差不多是精光了。“你快一点啦!”

看着他那一身肥肉和焦黄的牙齿我连嗓子都干得苦了我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种嫌恶感在心中翻腾冲动地我想立刻转身逃跑了。但是我能去哪里呢?我的那些债务怎么办?而且阿风阿风此时不也是在搂着琳达吗?

“快啦!”王富顺一连声催着。“别在那儿磨磨蹭蹭的想放我鸽子吗?”

闭上了眼睛我毅然决然地脱去了裙子

混乱得像是一场噩梦在我的木然中一切就那么结束了。

“怎么样?”王富顺满足地、得意洋洋地“我够生猛吧!包你终生难忘啦!”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喏这是给你的。”王富顺从他的钱包里拿出了几张百元大钞来。“这可是最高价啊!”

我看都不去看那些钞票猛然地从床上下来一把抓起衣裙就冲进了卫生间。

看着镜中那个**的、苍白的人影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恶心感拼命地大声地我开始呕吐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