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一九九九年(1)

我确实是安全了而且我的生活竟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

当苏强替我还清了“野百合“那笔债务以后我就与那个地方彻底的断了瓜葛完全摆脱了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接着我就住进了他给我准备的“家”开始过上了被包养的“二奶”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就意味着勿须出去工作勿须去经受风吹雨打的奔波之苦就能够随意地花钱衣柜里就有一排排的漂亮服装而每个月自然会有大额的家用费直接有人送到自己的手里来再也不用担着生计的心事了。我在这个新的避风港里就是如此一种情形再也没有什么债务缠身也不必去应酬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了每天除了浇浇花、看看书、做做饭、逛逛街这些事情以外就没什么称得上是“事”的了日子是非常悠闲而又惬意的过着。从某种角度而言即使是从前我在南京白家的时候我也并不比现在过得更好的。

我虽然不是那种贪图物质沉醉于奢侈生活的女人但是关于物质对一个人的精神所能起到改造和主宰的那种微妙而巨大的作用是早就经过大量事实证明过的是勿庸置疑的真理了。我也不过是个凡俗之人自然是不能例外的渐渐地我也就惯于这样被人供养的、寄生式的生活了。而且随着生活上的安稳我的心理状态也相应的逐渐趋向于平和起来即使是那曾经盘旋在我心中的自杀的念头已经是越来越不怎么想起了纵然是偶尔浮上心头也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它在生活的安逸中淡化得近乎是模糊起来。现在的我也会去设想一下未来了居然开始认为自己的前途也不是毫无希望的而不再像是以前那样只看得到一片灰暗了。

这一明显的转变无疑是得益于苏强这个男人的给予。

随着和苏强同居关系的建立我越来越多地了解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他生长于典型的黄土高坡上家境极为贫寒用他的话来形容就是“一年里最多吃得上两次肉的”处在那样一种环境下他当然就没有上学的条件了仅仅读到了小学四年级就被迫辍学在田里帮着大人们干农活了。再大一点就跟着同乡出来打工挣钱东西南北的闯荡了大半个中国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做过的只要有钱可拿。渐渐地他自己组建了一个包工队又遇上了几次好机会揽了几次大工程很是了一笔包工队便展成了个中型的建筑公司再加上他前几年又在股市上狠赚了一票有了一定的资本积累做起生意来也就更加的顺风顺水起来。如今的苏强早已是名副其实的大款了别说是什么肉就是再昂贵的山珍海味他也是懒得尝一点的了。不过他这人虽然是变为了富有阶层但本质上还是保持着那么几分属于农民的淳朴气无论是在做生意方面还是在为人方面他并不像某些商人那样惟利是图或张扬跋扈他还是信奉一种和气谨慎的行为准则。这使他在许多事情上都显得和蔼可亲而不失机敏善于给人们留下很好的印象来因此苏强虽然不是什么儒商式的大富巨贾却也自有一种风度亦是一个很受人欢迎的人物。

我有时会好奇地问他:“你就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吗?”

“怎么可能呢?”他说话时有点无奈。“人在水里走哪里不湿脚的?”

于是他就会给我讲一些商场上的机关。那些所谓的工程上的议标、投标或招标等等方式在表面上都是公开而公平的其实一切都早已经被暗箱操作过的了最终谁会把工程拿到手里并不是看你的什么竟标书写得怎么样而是要看你在私底下的功夫用得如何了。也就是能不能疏通关键的人物能开出多少回扣的问题了。所以苏强尽管不是那种喜欢**的人也不得不常常混迹其中倒因而认识了我结下这么一段缘分来。

闲聊时苏强常常给我讲些他在经营事业上的“不良”业绩说那些行贿的事情的时候他的话里总是会透着一股肺腑之情和宣泄的意思。我想他这是将我当作了一个倾诉对象来看待了这里面就有一些很知己的味道了这令我对他这种推心置腹的信任相当的感动不由得在感觉上和他亲近了许多。另外一方面苏强还有一个很好学的特点。他大约是因为小时候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的缘故对那些高雅的、充满书香气息的事物就怀有一种本能的敬畏和崇拜总是想让自己也变成知识渊博气质不俗的男人有钱以后他购置了很多的书籍并非是用于装饰的而是真的在抽时间很认真地看着他是在努力地想变得更有修养一些。平时到我这里来苏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让我给他讲讲文学什么的无论是外国小说还是古典的诗词他都听得是津津有味的还时不时地提出些问题来这常常令我有了种错觉:仿佛自己不是他供养着的一个情妇而是他请来的一个老师了。

慢慢地我开始觉得我们这样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是要比那些单纯的**深刻得多。我原本以为我跟了苏强也就是过着那种被眷养在金丝笼里的无聊日子罢了谁知道还可以重新体会到一些只属于家庭的温馨味道这不免令我就有了一些惊喜。也很有些愿意和苏强相处下去了甚至是有些时候还期盼这他的到来的。并且主动地去关心起他的饮食起居等等日常情况了也偶尔要投其所好地为他做几个陕西小吃什么的让他高兴高兴这并非是源于一个为人情妇者的“商业技巧”而是我真心真意地回报。

尽管如此我心里还是不得不承认一点的那就是我对苏强是没有那种能和阿风等同的爱情的。是的我并不像爱阿风那样爱苏强我只是很感激他。我明白这对苏强是不公平的可我也对此无可奈何。我也努力去尝试过了但结果总是失败我就是没有办法对他怀有那种曾经有过的刻骨铭心的感情。即使是在做*爱的时候我大部分都是被动的服从有时勉强自己竭力地去迎合苏强刻意做出一些热烈的反应来在我的心里却依然是冷冰冰的毫无漏*点可言。好在苏强对此并不是很注意似的他大概一则是误会了我是热情的二则也认为一个有教养的女人就是应该这种样子的。我希望他是这样去想的这会让我心里好受一些。要知道苏强待我是那样的好呵!

确实苏强对我是完全不同于大部分有钱男人对于他们情人的态度的。那些男人们养着女人的目的要么是出于**的需要要么就是要符合一个大款的身份而去金屋藏娇就正如他们必须得配备高档次的汽车或名牌衣物是一个道理的。可苏强却真的是关心我这个人他在经济方面是从来不会吝啬的极尽他能力所容许的慷慨着如果我不提出物质上的要求他反而会不安了。

“晓荼你就不添置些什么时装吗?”他会问我。

得到我否定的答案后他又会在一边观察着我好大一会儿直把我看得忍不住问他了:“有什么不对吗?”

他只是笑笑。“我怕你被我亏着了。”

我严肃地摇了摇头。“你对我已经太好了怎么会亏着呢?”

不错苏强正如当初所承诺的那样是很好的照顾了我。这并不是仅仅因为物质上的满足而是他对我几乎是无所不至的照顾。如果不是生意太忙碌或者是我的坚持他真的是会随时伴在我左右的即便是不能见面他也不会忘记来个电话询问一下我的情况的。我情绪上有哪些波动他总是会敏锐地察觉得出来然后他也并不明显的做些什么而是刻意地带着我去购物、去参加party又或者去外地游玩一番他这种不让我闲得下来多愁善感的法子倒是挺有作用的我也没有什么时间去伤感了在忙碌中在玩乐中我变得几乎一直是快乐的了。

苏强似乎总是觉得不能给我某种名份是对我有所亏欠的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解释过:“晓荼我是不能提出离婚的。她是在我没钱的时和我结的婚我怎么可以现在就不要她了呢?人总得有些良心吧!”

“当然。”我赞同地点着头。也因此而更欣赏这个男人了像苏强这样不忘旧日情份的人如今可真是很少见了喜新厌旧似乎成为了这个时代有财势的男人的标志甚至可以说是种时尚了。

“你不会计较吧?”

我肯定的眼神让他放下心来。

“晓荼你真的是个很善良的女人。”

我不禁惭愧了。我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在抢夺了别人的丈夫了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善良了?我的存在已经就是大大地伤害了那个女人如果再敢有别的过份要求的话那我就真是无耻之极了。我常常在祈祷上天千万不要让苏强的妻子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女人这倒办事怕她闹上门来而是希望她能够平静地过自己的日子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一种福气了。

虽然我心里不乏有几分好奇但我还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个被我“抢劫”了的女人也不敢去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模样苏强并不常说起他的妻子来只是偶尔在一些谈话中有所涉及到。我也由此而得知她的名字叫作杨丽长像和她的名字是一般的普通但她的心地非常的不错是在苏强打工仔时认识的一直与他同甘共苦这么多年了他们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她对苏强的家人也很好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如果说她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她只比苏强要小半岁应该是看上去不年轻了我想这就是他们婚姻起变化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了。因为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是绝对要比一个三十九岁的女人显得年轻而充满活力的故而就有了我这种情妇的出现。

这真是一种悲哀啊!难道作为女人在年华逝去以后就该有这样的结局吗?我真心地为她难过代她不平了。所以每次苏强要为不能离婚而对我内疚的时候我就会很严肃、很郑重地对他说:“如果你头一分钟离婚我后一分钟就马上离开你!”

我这样声明的时候苏强就会用一种感动的目光凝视着我然后轻轻地拥抱住我良久无语。

那以后苏强就不再提起“离婚”两个字了。他对我似乎更加呵护了并且还经常带着我去出席一些场面上的活动或者朋友的聚会存心要我被别人接纳似的。我也会尽量穿戴出色些以次来给他增点面子什么的但我是以不能碰到他妻子为前提的我不愿意她因为我而难堪。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虽然大部分和苏强有往来的人都是知道我的但他们自己也是有一个或几个情妇的对老婆玩的都是遮遮掩掩的那一套把戏自然也不会去坏别人的事儿了。

这天晚上苏强又带着我去一个老总家参加什么家庭party。

不知道是为了生意上的交往还是为了显摆那些有钱人们就特别钟情于这样或那样的应酬并且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要带着女伴。当然得是年轻漂亮的女人才行已经是属于人老珠黄范围内的老婆一般是不带的所以出现在那些场合的女人们不是小秘书就是小情人了。那种场面就是千篇一律的***辉煌布景衣着华丽的酒肉朋友浅薄的空谈及一群莺莺燕燕的点缀所能体现的也不外乎是散漫的、无聊的、虚情假意的精神活动罢了。我觉得在其中呆着真是一种受罪的苦差事总是能赖得掉就赖的但还是有很多时候为了不拂苏强的兴致也只好勉为其难地要去应付应付的。

我在那一群由漂亮脸蛋与华美服饰所组成的美女中总是显得像个外星人似的她们几乎全是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好象非此种色系就不能显示出高雅来)乍一看眼前一抹的黑弄得我一直就搞不明白谁是谁只有对谁都是笑笑了事。她们看着我一身白得岔眼也不大和我套近乎了自管三五个一堆地交流她们的“麻经”或降伏钻石男人的经验去了。我一般就是独自端着酒杯站在角落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等待着苏强消磨完那了无乐趣的几小时。

此时又是这样的一种情形。苏强在那边与那几个什么“总”谈兴正浓但还是不忘时不时地用眼睛找寻一下我的表情我只得收敛起满脸的无聊之色装出一付兴趣盎然的样子来让他放心去谈生意、拉感情。环顾四周看到的全是呼朋唤友的景象唯有我一人是形单影只的心下不禁慨叹了:我怎么就总是没有一个算得上是朋友的人呢?

正感慨间我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刚进来的女人身上。那是一个很漂亮女人身材修长也穿着黑色的晚礼服不过那是一件低胸式的使得丰满的**露出了一些边缘来她的双肩是完全裸露着的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长映衬着雪白的肌肤更显得性感而诱人

“对不起对不起啦!”她娇媚地对主人于总笑着。“那个刘老板嘛死缠着人家不放讨厌极啦!”

她的声音轻脆而带着几分撒娇的腔调很是引人注意的。没有几个男人是不对着她近乎贪婪地大行注目礼的而那些女人们呢大部分都毫不掩饰地撇起嘴来继而交头接耳地谈论着。我听不清楚她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也对此不感兴趣我总觉得这个女人是那么的似曾相识但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呢?我又一时半会儿记不起来。我又看了看她依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是谁呢?那长相、那气势、那笑容分明就在哪里见到过的我努力地在记忆中搜寻着。

“哟苏总啊!”那女人正站在了苏强的面前。“好久不见了听说你艳福不浅啦那位美女是谁啊?不让我开开眼界吗?”

“那怎么能和你玛丽莲比呢?”苏强的话也不知是褒还是贬。

那个玛丽莲难掩得意之色但还是恭维道:“能被你苏总金屋藏娇的绝不是庸脂俗粉吧。”

苏强笑了然后向我招了招手。“罗红过来一下。”

我走了过去刚一站定苏强就对我说:“来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有名的美人———玛丽莲。”

在如此接近的距离我更加清楚地看到了这个玛丽莲的相貌一个几乎早已经遗忘的名字此刻跳了出来。“宋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