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一九九九年(3)

虽然我记得苏强的告诫但宋莲语气中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急切与渴望使人感受到她内心的孤寂之情也勾起了我心底对友情的需求我不能够也不愿意去拒绝她了。

这之后我和宋莲就真的像朋友那般来往起来了。

我对宋莲即如今的玛丽莲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她还是不改当年那种时髦的作风。她崇尚开放的观念、讲究穿着、喜欢高档的东西、喜欢和男朋友往来、热爱五光十色的夜生活在这些方面我现她是比以前更加有过之而不及的。但是她也不是毫无优点除了她那无可否认的美貌以外她的工作能力亦是很强的在联系生意方面的确是自有一套凡是经过她筹划或参与创意过的楼盘总是成功率极大的。这一点很让我佩服她并不是纯粹的花瓶而我却是。

她常常在闲聊中不经意地灌输给我一些这样或那样的独特看法:

“你不要去买那些便宜货啦有钱就得买真正的名牌。”

“女人嘛用名牌其实就是在关爱自己啊!”

“女人无论怎么去保养好时光也就那么几年你不抓住机会享受享受以后后悔都来不及的。”

“什么道德不道德的没什么不是可以用金钱来换算的。”

“自己现在能够开心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对于她这些说法我虽然并不完全认同但也不免有所感染的。我也和她一样非高级时装店不进、定期去做美容、常常去泡酒吧不过也仅仅是这个程度了对于她的很多出格的做法我仍然是不敢苟同的。比如她的那些男朋友。

因为那个什么郑总的总公司是设在香港的一个月最多能来广州两三次而已所以宋莲“开心”的机会是多得不得了的。她的男朋友真个是五花八门有生意场上认识的老板、有健身教练、有研究生、也有一般的工人、甚至有肤色各异的外国人!而且每一个都不会维持很长的时间用不了多久她身边又会换上一个我完全陌生的男人了。我常常是要被这些新面孔弄得回不过神来好象是在看一部美国式的长篇爱情电视连续剧而每一集的男主角都是不一样的。

“这就是生活!”宋莲总是很潇洒地笑着。“能开心为什么不去做呢?”

“那样———”我还是摇头。“有什么感情可言?”

她大笑起来。“感情?你在犯傻吧!这是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把性和情分不清楚。”

“可是”

“难道你是爱苏强的?”她反诘道。“你不是真爱他罢。”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的。”我无力地笑了笑。

“你并不爱他吧!”她胜利地。

我无言以对心里浮起了阿风的影子来。一阵心酸混杂着内疚让我几乎就无法呼吸了我别过头去不敢看宋莲了她让我更加想起了阿风。

“阿风———”她的两眼盯着酒杯“你是跟着他来广州的吧?”

这是我和宋莲重逢后她第一次提到阿风我明知道她迟早是会问及这个问题的可还是令我心慌意乱了。

“是的。”我不自然地笑了笑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来。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抛下你的但我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做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阿风那种男人和我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宋莲慢条斯理地说。“他也许是真的很爱你但他更爱他自己没有状况还好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他想到的永远都是他怎么抽身而去的问题而不是你的感受。”

我一呆不能否认她话里的真实性阿风就是这样的男人吧。可是我还是不能不去想念他、去爱他我对自己的感情无能为力。

“好啦好啦!”她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把拉起我。“我们在这里胡扯这些有什么意思呢?走和我去party上快乐、快乐啦!”

宋莲所说的party是指的那种非常特殊的聚会。这种聚会是和苏强平时带我去参加的生意上的酒会是迥然不同的地点一般都是在某个偏僻的私人家里地方不大却总是挤满了人中途又有些人到来或离去并且总有几分乌烟瘴气的氛围。这里的人也没有一个是上了年纪的也似乎都不是有什么正经工作的样子而且每个人看上去都有很浓的嬉皮士的味道。他们的穿着古怪而前卫听着歇斯底里式的音乐在一起放纵地大声说笑毫不顾忌地吵闹他们也跳舞而且跳得很疯狂的样子不停歇地甩着头不停歇地摇摆着好象是上了条似的停不下来了。

“他们是吃了药的。”宋莲见我满脸的惊讶就说:“还吃了不少呢!”

“吃药?他们有什么病吗?”我问。

宋莲笑而不答很诡秘的模样。

我又经常看见那些人老是神情迷离的抽着一种闻上去怪怪的香烟或者交换着一包包白色的粉末然后心领神会的一笑就迫不及待地消失了。

“他们在做什么?”

“那是海洛因。”宋莲悄声解释。“那烟里也有。”

我倒抽一口冷气吓得几欲拔腿就跑了。我在“野百合”的时候就曾看见有些小姐和客人在吸这个东西那玩意儿的可怕之处是早有所闻的了所以我不没有碰过的。

“瞧你吓成那样。”宋莲不屑地“这和喝酒并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更刺激、更舒服!就像是忘忧草和消魂水似的。”

我还是感到胆战心惊。

“你别总以为这是什么毒品不毒品的这不过就是一种药物罢了。”她边说边点燃了一支特殊的“烟”。“在外国这是很普通的事情。”

“你不想试试?”她又问我。

我急忙摇头但看到她及那些人一脸的陶醉状不禁生出了一点好奇心来。

“你们———”我问“为什么要碰这个东西?”

“因为心里总是空荡荡的似乎什么地抓不住我只想麻醉自己什么也不去面对的好!”宋莲的脸色有些灰暗了。“生活爱情都是一场幻影啊!”

“怎么会?”我难以置信“你的生活不是很风光吗?”

“风光?”她笑得凄凉。“我不过是那些臭男人的玩物而已他们哪一个真的是爱我了他们爱的只是我的身体!”

望着烟雾中这张有些哀婉的面孔企求安慰的眼睛我心里充满了同情与悲悯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突然之间我现原来宋莲风流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的一样是颗受伤滴血的女人心!

而其他的那些人情况与宋莲的很相似。他们也都是一些悲情故事的主人公他们的内心都是那样的敏感又脆弱的他们大多数是搞艺术的年轻人有几个还是从国外回来的。世事的无常、人生经历的复杂及情感世界的落寞令这些人感到一种强烈的幻灭他们就选择了躲在幻觉中去寻求某种完美。这样的心情于我而言是并不陌生的我不是也苦苦地挣扎在情感的苦海之中吗?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了。而且他们在不吃“药”的时候是挺让人喜欢的他们几乎地有很高的学历涉猎的东西很多真的是见多识广又很健谈很幽默。接触了几次之后他们就渐渐改变了我对“瘾君子”的印象也开始觉得吸毒并不是像传言那样可怕了那不过是别人的私生活罢了只要我自己不去吸食就行了偶尔来这种聚会和这些人来往一下似乎也不算什么的。

所以当苏强问我:“你和玛丽莲还在来往吗?”

“偶尔。”我含糊其辞地。

“那就好。”

他没有再多问我也不再多说了。

我知道宋莲确实有些锋芒毕露或放荡什么的但她的本性并不恶劣也不过是一个在滚滚红尘里努力求着生存的女人罢了。再加之苏强对我虽然很好可他还有事业要忙、另外一个家庭要顾及的我不免有很多时候是寂寞的心里也是有着一种无从索解的苦闷我也需要一个朋友我也需要有同性来作作伴、谈谈天什么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宋莲在某种意义上她是我过去岁月的一个见证是一个和我有着一段共同回忆的人。与她在一起我的心理上是能得到某种奇怪的安慰。

由于这几天有点忙新书可能要推迟几天入站请大家耐心等待并理解!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