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九九九年(5)

我浑身颤抖着几乎就透不过气来了我想立刻逃跑但我的力气不知道地到哪里去了整个人完全是处于瘫软的状态。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我这才把头转开来伏在吧台上直喘着气。

“小姐你怎么了?”调酒的小伙子吓住了。

我连摇头的劲都没有了心里只有无尽的痛楚。

我一直将头伏在臂弯里没有勇气再抬起来一下。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一瞬间消逝了我听不见任何声音也不想看任何人只希望自己不被阿风现等到力气恢复就逃开这一切。

“小王给我一杯啤酒。”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是阿风!是他!我知道自己的耳朵没有出现错觉。这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的声音会和阿风是一样的也没有哪一个人的声音能够如此叫我心慌意乱的!而此时他的整个人就在我的身边我已经感觉到了他那强烈的气息了。我的心跳得像是在擂着鼓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了居然抖得衣裙都出了“莎莎”的声响了。

“她怎么了?”我听见阿风在问“病了吗?”

“不清楚。”那个小王回答。接着他又问我:“小姐你需要去医院吗?”

我很想回答他但就是无法说得出一个字来。

“可能真的是病得不轻。”阿风又在说:“还是叫辆车送医院吧。”

我感到有一支有力的手伸向了自己在试图扶起我不用说这是阿风。经这曾经千百次拥抱、抚摸过我的手再一次搭上了我的肩头我全身就犹如触电一般不由自主地惊跳了起来。这样一来我就是躲无可躲了完全暴露在阿风的面前了。

阿风的目光立刻定住了明显的、大声的他倒抽了一口气这突如其来的相遇使他惊呆若木鸡了。

在这漫长的对视中时间似乎已经凝滞了下来。我看着这个男人强忍着心底的波涛汹涌任凭那记忆的阀门被打开:第一次街头的相遇、小木屋的缠绵、无情的抛弃、工厂里的辛劳、孩子的失去、“野百合”的屈辱生活渐渐地心头的爱意被强烈的怨恨驱赶开了。是的我依然爱着他但他所给予我的又是些什么呢?我之所以有今天不正是拜这个男人所赐吗?我怎么能够当那些事情不曾生过呢?我又怎么可以让他现自己还在爱着他而令他去得意呢?绝对不能这样!

于是我暗暗咬紧了牙关先开口了。

“嗨!没想到你成了大老板啦!”

冷淡的语气让我满意也感到了某种气势上的尊严。

他没有说话嘴唇和脸颊都在着白———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真是很巧嘛。”我的口气很随意的样子。

好半天阿风这才像回过神来自语般地说:“你原来还在广州在广州”

“广州很好啊我舍不得走了。”我夸张地笑了笑。“你说是不是?”

他不接我的话只是紧紧地盯着我看。

他的眼中有爱、有怜、有悔恨、也有内疚我感到自己要融化掉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移开了目光故意向四处看着。

“生意不错呀。”我极力装出一付轻松状。

“晓荼你过得好不好?”他低声地问。“好吗?”

“你看呢?”我反问。

他上下打量着我我勇敢地微笑着。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是相当的体面他无论如何也是看不出来我伤痕累累的内心的我也不能够让他看出什么来。

“你更漂亮了。”他似赞似叹的。“生活得很好吧?”

自尊心迫使我笑得灿烂而又满足。“当然很好啦!你看起来也不错呀!”

“我过得不好很不好。”

“你———”我顿了一下才问:“出唱片了吗?”

他的脸色阴郁了下来摇了摇头。“没有只有一些单曲。”

接着他就说了几歌名我竭力想了想也没什么印象但还是装出一付听说过的样子来点了点头。这似乎让他好受了一些他的兴致高了一点又有些刻意地提起了几前一阵子很有点影响力的流行歌曲来了。

“你知道吗?那是我的作品呢!”他的口吻有炫耀的味道。

“哦。”我漫声应道。依稀记得那些歌曲的署名并不是“阿风”啊心里有一点疑惑了。

“署的名是别人的。”他看出了我的意思。“实际上作者是我。”

我明白了过来这么说阿风就是那种所谓的枪手了。他怎么会成为这样的情形呢?那个意气风的、一心要当巨星的阿风到哪里去了?我看着他那明显有些苍桑了的面容心里一酸往日的柔情又复苏了几乎就忍不住要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了。

还没有等我来得及说话他就开口了。“你还记得猴子吗?他的孩子都已经三岁啦!”

孩子!这真是一个最不合适的话题!我的心又被恨意占据了。

“他还在问我什么时候要个小孩呢!”他故作好笑的耸了耸肩“真是可笑!我连婚都没有结哪来的孩子了。”

“琳达呢?”我脱口而出。

“她”阿风的脸有些红了。“早就不来往了。”

我看了看这个酒吧这应该是琳达的“补偿”罢。

他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脸色更别扭了。“这是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开的。”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说反而真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我讽刺地笑了一下但还是不忍心多说什么。

“小孩子有时还是很可爱的。”他的口气中有一种期待。“我记得你就蛮喜欢孩子的吧!”

又是孩子!我心里痛楚异常说不出一个字来。

“晓荼———”他期待的意味更浓了。“你想要小孩吗?”

他所期待的是些什么我哪有不明白的?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也就是他———阿风!令这成为了我今生永远也不能实现的梦想和我今生心底永远的痛!

“不我暂时还不想要。”我面无表情语气里含着报复的味道。“我先生他还没有这个打算。”

他的目光落在了我右手无名指上那颗不小的钻戒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你结婚了?!”

“是啊!已经有几年了。”我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是这样啊!”他掩饰不住那股失意。

然后阿风沉默了他开始大口大口地灌起自己的酒来。他此时抑郁的神情比他话里的期待更能够打动人我的心又有些软了原本想说的一些刻薄言语又吞了回去甚至又有了以前那种想抱住他、吻着他来安慰他的冲动。

“他———”隔了半响阿风问:“你先生对你好吗?”

“好极了。”我由衷地说。

这一次我没有说谎苏强待我真的是好得可以的了。

“我得回去了。”我起身欲走。“我先生会担心的。”

阿风神色黯然。“你还会再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了来一次就够了。”

然而我心里却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很难确定的。即便是我管得住自己的脚步也很难管得住自己的心。无论我是多么的恨着阿风可是他依然是我唯一的阿风啊!

阿风一直把我送到了街上神情依依不舍。他那个样子令我心疼如果不是我现在有个苏强我真保不定自己会怎么做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酒吧取名‘野狼’吗?”阿风突然低低地说:“因为你!”

他的声音充满了某种让人心碎的柔情他的眼睛里闪着温柔的光。一时之间我的思绪被分散了心中的恨意就像溶解的冰雪般地消逝了。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叫了一声:“阿风!”

他立刻反转过手来紧紧地握着了我的。“晓荼!晓荼!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离开了你!”

一经他的接触我就又感到了往日那全部的爱情和**都活了起来激动使我抑制不了了开始浑身战栗起来。他只需再说一句话、再凝视我一会儿我想即使是天涯海角我也会跟他去的了。

突然我感到手指一阵刺痛。原来是因为阿风把我的手捏得太紧了那个钻戒压疼了我。

苏强!我一想到他心里不禁悚然一惊。我怎么能和阿风纠缠不清呢?这不是在对苏强进行背叛吗?我现在是苏强的女人啊!是他把我从“野百合”救了出来;是他给予了我关爱;是他给予了我安稳的生活我却想着和阿风重归于好这多么卑鄙!多么无耻啊!

我挣脱了阿风的手飞快地说了一句:“再见了!”

然后我不敢看他一眼就飞快地、仓惶地跑了起来再也不肯回一下了。

但是我依然能够感觉到阿风的目光那灼热的目光!

一口气地我回到了家里。

屋子里就我一个人空荡荡得令我感到份外的孤单、寂寞甚至达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我真希望苏强此刻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我伸手拨了几次他的电话但都只拨了一半就放弃了他这个时候应该是和妻子女儿在一起吧我怎么能够去打扰他们呢?

我静静地坐在窗前心里交织着强烈的爱与恨同时又多了几许内疚这让我难以忍受!我觉得自己快疯狂了!我曾经设想过很多次与阿风的相逢但没有想到的是真的相逢了却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岁月无情、人生无常、往事不堪回这真是“相见争如不见”!可是我已经见到了他知道了他的消息我的心就无法再平静得下去了啊!

不行!绝对不行!我必须得忘掉今天的相逢一心一意地跟着苏强过日子。可我蜷缩在椅子里用手捂着脸试图忘记刚才的一切消除掉心底那些矛盾的念头。为了逃避我急于要自己沉睡过去或者麻木只要可以去遗忘就是死掉也再所不惜了!

我拿出酒来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起来。渐渐地瓶子就见底了可我还是很清醒那些念头还在我的脑海里打着转。我猛地跳起来翻箱倒柜地找出了那瓶已经搁置了许久的安眠药来。我倒出了不知是五片还是六片药来就胡乱地咽了下去。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头昏沉沉的可还是毫无睡意心中仍然是翻江倒海般地混乱不堪。没有办法我体内的抗药能力已经是很强的了这些普通的安眠药对我竟然不起一点作用!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过手提包从里面摸出一包宋莲丢在我这里的香烟来。

看着这特殊的香烟我想到了party上那些沉醉万分的人们他们看上去的确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忘怀啊!我要不要试一试呢?这算不算是吸毒呢?我不禁犹豫了。

我拿着烟感到自己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这是毒品吗?但宋莲他们吃了那么多也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我就是吸上那么一两支烟也是应该没有问题的吧它的作用应该也就是比安眠药强一点吧。得了我就只吸这一支一支烟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重要的是它能够令我此时此刻逃避一切烦恼和忧愁!

这样一想我释然了许多。颤巍巍地我点燃了一支香烟先是尝试般地轻轻吸了一小口除了味道比一般的香烟浓烈点外没有其他的特别似的。这让我放心了一些又大胆地深吸了几口一股古怪的味道直钻入喉咙串进了我的体内。接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就传遍了我的全身开始主宰着我的意识了。那些恼人的念头在一瞬间不翼而飞了我的眼睛有些迷糊了头很重似的可又轻飘飘的像是要飞起来一般。

我就要睡着了!不!不!我这不是要睡着了是到了一个如天堂般美好的梦境

各位朋友枫林第三部小说已经出来了叫《绽放的星星》请大家收藏加投票啊!把这里的票留到那去吧!~枫林先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