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九九九年(6)

机开始下降了。

我张开了一直微闭着的眼睛把目光投向了窗外南京城以一种微缩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了。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是如此真切、如此清晰地看到这片景象心里的那复杂的情绪绝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得出来的唯有泪水一滴又一滴地洒落在衣襟上。

我就要回家了!我已经回家了!这个时刻的我终于能够体会到奥德赛为什么会不顾神的诅咒和十年的飘泊而非要回家的心情了家在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是一种任何东西也无法替代的港湾。

自从七年前那个令人心碎的夜晚迫使我出走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过南京就再也不敢奢望能回到这个地方。但在我的心里这儿的山山水水、点点滴滴无一不深深烙刻着多少回在魂梦里重游过多少次又在父亲的目光中醒来尤其是在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对故乡的回忆就加倍的迫切和酸楚起来。我不止千百次地想过要回来可那只是一种没有希望的希望而已。我还可以回去吗?我还能够回去吗?我只能在这浓重的乡愁中独自黯然神伤了。

而那次和阿风意外的重逢更给我已经逐渐平静的生活带来了出乎意料的、巨大的冲击。而且这种情感上的困扰正在演变成为一种痛苦———隐秘的痛苦。

我既然知道了阿风的消息知道了他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知道我们正呼吸着同一片太空下的空气我就无法抑制得了与他见面的**了我总想着那个叫“野狼”的酒吧总是想到那里去哪怕是偷偷地看上阿风一眼也是好的啊!但我明白这样做是不可以的如此一来我把苏强有置于何处了呢?当他是什么人呢?如果我还是个“零售”的小姐我是不会有什么顾虑的但我现在是被苏强包养着的女人而且他待我是那么的好我就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来的那样我就太没有良心了。可是我又拿自己的感情毫无办法我怎么做也控制不了要去想念阿风甚至在街上走着走着脚步就要向那个男人所在的方向迈去了。这一来弄得我都不敢外出了只好一天又一天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苦苦挣扎着整个人完全置身于无休止的思念、内疚和抑制之中难以自拔。

这种强烈的情感折磨只能是我默默地去承受着我无法向苏强宣泄什么?我又怎么对他诉说呢?就是宋莲我也不便多说什么的只是实在忍不住了才提了一下再见到阿风的事。

“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宋莲轻松地“你如果对阿风还有兴趣的话就继续来往好啦!”

“这———”

宋莲笑了。“大不了苏强一三五阿风二四六嘛。”

“你还要讲什么三从四德吗?”她接着不屑地摇了摇头。“苏强自己不也是在老婆和你之间跳来跳去的?你又客气个什么了?”

“那不一样的。”我也摇头。

“有什么不一样了?你倒很有职业道德啊!”宋莲讥讽地。“你就不能潇洒一回?”

我知道自己是不会那样潇洒得了的而且在心理上我也办不到。对阿风的爱虽然依然存在或许比以前还更加的浓烈但是对他那曾经的伤害我是无法忘却得了的尤其是孩子。

没有人能帮得了我除了那一支支让人沉醉的“香烟”。

那一夜又一夜的失眠正在我的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安眠药早已经失去了该有的效应我唯有求助于那些特殊的香烟了。从最初的每隔几天一支到现在的每天一支、两支我对那种东西的需求量在悄然的增加着。渐渐地我已经是越来越依赖它们了不吸的话就无法安然心里就会慌乱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撕咬着似的只有吸上几口我的心才会宁静得下来的。这种“香烟”已经成了我生活的必备品我现自己离不开它们了!而且我也并不想离开它们那忘掉一切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多么的奇异啊!尽管因为它们我似乎是越来越消瘦了越来越萎靡不振了但是我还是喜欢它们。

苏强并不知道这些对于我的日益憔悴他最多是猜测出我是因为思念故乡的缘故。

那天傍晚我刚刚吸完“烟”不久晕乎乎地躺在床上还没有起来也没有开灯。黑暗中只有萨克斯曲《回家》在回荡着。

我受到了音乐的感染心底的某根弦与那曲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又或许是因为了药物的作用我竟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玄武湖的波光在闪耀、秦淮河水在荡漾、栖霞山上的绿树们在舞蹈我笑了起来又哭了起来。

正当我处于这样复杂的心境中时苏强就来了。

他看见我如此一付古怪模样不禁吃了一惊。“晓荼你这是怎么了?”

“哈!哈!哈!”我笑着“白晓荼南京的白晓荼!你到哪里去了?”

“你喝酒了吗?”苏强抱住了我心疼地问:“又不开心了?”

“谁不开心了?”我晃悠着头。“我开心极啦!你没看到吗?我正站在紫金山上哦!”

“紫金山?”

“是啊!”我嬉笑道:“真的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啊!”

“晓荼!”苏强像摇着婴儿般地摇着我并不停地轻轻吻着我。

在这样的爱抚下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了心情也平和了下来嘟嘟囔囔了一阵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在苏强的怀抱里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洒满了窗口应该是中午时分了罢。我的头还是昏沉沉的集中不了思维坐在床上了好大一会儿的愣勉强拿过床头柜上的钟已经是12点了。

恍惚间这才依稀记起昨晚自己的失态与苏强似乎来过的事情。但我记不清楚自己说了一些什么话了仿佛我说到了南京提到了阿风吗?我心里不禁一惊但愿我没有说漏嘴!我倒不是怕会因此惹恼了苏强而是害怕伤到他的心。他对我一直那么的好可我还

正想着苏强就进来了。“晓荼你醒了吗?”

“我我”我一面揉着兀自痛的太阳穴一面寻找着合适的词。

“你不要喝那么多的酒了对身体很不好的。”

他似乎并没有了解到什么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自在了些。

“你才下班吗?”我没话找话。“忙吗?”

“我今天没有去公司。”苏强说着就拿出了一张票据似的东西来。“我去办这个去了。”

我接过来一看这是一张机票。并没有细看我就问:“你要出差?”

他伸出手臂揽住了我。“我不出差这是你的机票。”

“我的?”我惊讶了。

他肯定地点头。

难道他要放逐我了?我心虚地想。同时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

“去哪里呢?”我问。其实机票就在我的手里但我没有勇气去多看一眼这让我自己都觉得意外了没想到我是这样害怕离开苏强。

“你自己看吧。”他好笑地看着我。“你不识字吗?”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去看了。这才现这是一张从广州直飞南京的机票时间就在明天。

“南京?!”我失声而呼了。“去南京!”

“对啊!那不是你的老家吗?”

“可是可是”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

我捏着机票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绝没有想到苏强会给我这样一份礼物这是何等的体贴啊!除了深深地感激之外我就是深深的庆幸了幸好我没有做对不起这个男人的事情、幸好我没有伤害到他什么、幸好

就这样我终于又回到了南京———久违的故乡。

我下了飞机既没有亲人的迎接也没有熟悉的面孔。我独自一人站在人声鼎沸的机场大门口着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小姐。你去哪里?”一部出租车悄然停在了我的跟前。

“去酒店吧。”我也没有想好先上了车再说总不能老站着呀。

“你是来旅游的吧?我们这里好玩的地方可多啦”

这个出租车司机很是健谈在那儿喋喋不休地介绍起南京的风土人情来。我静静地听着他所讲的那些内容我早已经是熟悉之极的了对于我是毫无新奇感可言的但我也并不反感他的多话光是听听这种口音就让我感到很舒服了。

“你是广州人吧?”他说完了风景又很有把握地问。“一听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不想解释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感触不过才几年啊我就变成了外乡人古人是“乡音未改鬓毛衰”而我连乡音居然也是没有了那面目就更加全非了罢。真不知道还有人认识我是谁吗?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南京开始变得陌生起来了。

是的南京城距我离开之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几乎每一条街道都崛起了不少的新建筑仿佛到处都在建造而且一幢比一幢高大、气派那格局、那势头竟然和广州有几分相似。如果不是我处身于典型的江南软语当中我还真以为又到了广州呢!这样的现代化建设中的故乡我是不喜欢的这让我找不到“过去”了完全没有了归属的感觉。

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我真的就像是一个外来旅游者似的甚至比那更为不堪我不仅是没有亲戚、没有熟人、就连个导游也是没有的。我也没有具体的什么计划可言该去哪里及该去找些什么人我的脑子里都还是乱糟糟的只好是到处走走让自己那颗兀自慌乱的心先适应一下再说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走到了原来“野狼”的所在地。

那幢大楼已经不复存在了成为了一个街心花园。看着人们在那片留下我初恋痕迹的地方任意地走来踏去我心中不禁是无限的酸涩仿佛看见的就是我那段青春岁月正在遭受到践踏一般。到后来我居然不忍再看下去了匆匆地我离开了那个在我心底千百次回味无穷的地方。

我又去了紫金山、玄武湖、栖霞山旧地重游的感觉居然是糟糕之极的那太多的各色旅游者和鳞次栉比的摊点使得原本清雅的景致变得商业化十足印象中的美好已经是荡然无存了;最后我怀着甜蜜而又酸楚的心情去了那个与阿风的第一个家———“四楼”的小木屋。它竟然还在那里!但是已经变成了主人家的鸽棚了那些鸽子们“咕咕”地叫着用非常警惕的眼神看着我这个陌生人一付随时提防着我入侵它们的家。我哑然失笑之余泪水却流淌了一脸。

我的故乡却越来越像是一个异乡了。这真是一个让人沮丧的印象!

但“过去”也不是完全了无印记的。

请大家支持枫林得第三部小说啊!!投票加收藏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