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一九九九年(7)

我怀着碰运气的心情去了叶佳以前工作的那个商场看了看竟然现它还在原来的位置立着!只不过它在一群新式建筑物的包围中再也显不出以往那种气势了而是像个迟暮的美女似的落魄得如昨日黄花了。但它总算是还在那儿也还是商场这就令我感到了几许亲切了。

那叶佳呢?她还在这里吗?她和二哥怎么样了?我有太多的疑问也有太多的关心真希望叶佳还在可以了却我这么多年的牵挂我心底充满了重续友情的渴望。

这个商场的生意一看就大不如前了。货物倒也很是齐全但还是没有几个顾客肯光临到处都显得空荡荡的找寻个人就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了。我先去服装专柜看了看没有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又连着转了几个柜台依然没有什么现。我不由得觉得自己太过天真了都这些年了叶佳怎么可能还一成不变呢?看看我自己罢不是早就面目全非了么?

可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不经意地一瞥却不偏不巧地看到了叶佳!她正靠在日用品柜台上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着。是她我没有看错人!她还是穿着时下流行的服装还是化着有些浓艳的妆还是那么一付上班就懒洋洋的神气我激动了这真是意外之喜!

我走近了叶佳。“你———”

“你需要些什么?”她现了我但显然并没有认出我是谁来。

“我———”我一时倒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大约销售量是和工资挂钩了的叶佳非常热情。“这儿的东西都很不错的。”

看来她是真的认不出我来了。我叹了一口气只好摘下了墨镜。

“叶佳是我。”

她愣了足足有两分钟的样子这才不相信地直摇头。“白晓荼!”

“是我啊!你不认识了吗?”

“白晓荼白晓荼”我似乎吓到了她她不住口地重复着我的名字。

我微微有些奇怪了就算是相遇得有点突然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吧她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说你已经”叶佳突然捂住了嘴没有再说下去了神色依然古怪。

“我是走了好几年了。”我代她说了下去。“可我现在回来了。”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了我好半天仿佛在确定着些什么她才说:“你等我一会儿。”

然后她转身出了柜台拉着一个负责人模样的妇女嘀咕了几句什么后她对我招了招手。“走吧!我们去外面。”

我跟着她出了商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馆坐了下来。

这不是咖啡馆最好的营业时间除了我们以外就别无客人了。原本这里是最适合谈话的地方可当我和叶佳面对面地坐着反而是无言以对了。

好久叶佳才说:“你变了很多呢!”

“是吗?”我勉强地笑了一下。“你倒没有怎么变。”

她好奇地打量着我。“你结婚了吗?”

我犹豫了一下拿不准该不该说实话。但最终还是决定不说什么的好只是点了点头。我现这几年的时间已经让我们不再是无话不谈了中间似乎有一堵墙隔在那里虽然它看不见但确实是存在着的。

“你呢?”我也问。其实心里已经是有了答案的叶佳一望即知是已婚者了。但就是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不是二哥了。

“结了。”她简单地说。既没有提何时结的婚也没有提“那一位”的任何情况。

我想问可又不知道该怎样问得出口只好埋头搅着咖啡。

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弥漫着。

“我有个四岁的儿子了。”叶佳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她这是在告诉我她并没有和二哥结婚。那么这样说来当年那场战争是江云仪胜利了那个孩子最终是消失了。我忍不住有几分怅然若失了我原本以为叶佳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多少还是会让二哥顾全她的谁知结果和那些冷酷的世事是一样的。看来人的感情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可靠啊!“爱情能够战胜一切”实在是再虚无飘渺不过的神话了。

“你有小孩了吗?”叶佳问。

我强笑了一下。“还没有。”

她看了看我的服饰又问:“他———不是阿风吧?”

“不是。”

“哦。”她了然地。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我竭力寻找着合适的话题可怎么也找不到。我感觉得出来叶佳也是如此或许她比我还要尴尬几分因为她一直在低着头喝着咖啡极力避免和我的目光有所接触。

这和我想象中的重逢完全是不一样的。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怎么竟然无话可谈了呢?时间就那样的可怕吗?让人与人之间变得这样的陌生而疏远了。

突然之间我害怕起来。我和家人的见面又是怎么一种情形呢?会是更难堪吗?

叶佳看了几次表显得有些焦躁的样子。

“怎么?”我只好主动问了。“你还有事?”

“我还得去接孩子放学。”

“那———”

“那我就先走了。”她立刻接口同时站起了身。

她拿出钱包准备买单我急忙阻止。“不用了!不用了!我还要坐一会儿的。”

她也没有再做坚持收起了钱包说了一声“再见了”就匆匆忙忙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这才猛然现她并没有问过我住在哪里也没有告诉过我她的地址。很明显的叶佳是没有想与我再有什么联系的意思了。这说明了她并不关心我这几年来的遭遇她对我的一切都不感兴趣甚至就连普通人一般的好奇心也是不具备的更不要谈什么友谊了。

怎么会是这样呢?我想不明白。叶佳怎么说也是我过去生活中相当重要的人啊!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多多少少和她是有着关联的但我对她早已经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只怀有一份关切的友情兴冲冲的来找寻她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没想到换来的竟是这样一次相逢!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失望也就份外的沉重了。

难道说现代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就只剩下冷漠了吗?甚至是曾经那么要好的朋友也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这真是可怕得让人寒彻心扉!

这次不如人意的相会所带给我的影响无异于是一次挫败了使我接着几天精神都是颓丧不振、心情沉重的那原本满怀与亲人相见的希望和喜悦在一点一点地消逝着我开始变得十分胆怯起来我在南京城里一天又一天地闲逛着脚步机械地走过了一段马路又一段马路心里不是没有目的地的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向那个方向走去。

如此度过了好几天我终于蓄攒了足够的勇气决定踏上那条回家的路了。

当我再度踏上那条回家的林荫马路时我欣喜地现它还是那个模样树木还是那些树木清幽幽的味道还是清幽幽的在散着曾经我在这条道路上来来回回地走过多少次啊它就像是一个熟人或亲人一般的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在那最后的一次时我是怀着怎样一种绝望、痛苦和被遗弃的心情仓皇出逃在这条路上那一切还深印在我的心间的。可今天我又走在这里心中的感受依旧是强烈的依然是有着几分惧怕的但更多的是期待和兴奋了。我仿佛听见那每一根树枝、每一片树叶都在对我说着:“欢迎回家!欢迎回家!”

那———人呢?会欢迎我吗?父亲看到我会说些什么?哥哥们又会如何表情?江云仪呢?我不停地猜度着。而我自己到底是只偷偷地看上几眼呢?还是直接就走进去请求什么?又该怎样去解释我目前的景况呢?那些具体的细节我还是没有想清楚但既然已经快到了我怎么着也是要回家的罢。我这样想着心跳得厉害起来脚步也慢了下来我几乎失去了再往前走的勇气。

终于目的地到了。我停下了脚步满怀着羞怯和兴奋之情抬起头来向前望过去。然而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我意料中的庭院却是一栋正在修建中的商场与一片叮叮当当的嘈杂声!

面对着这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我目瞪口呆了。

父亲呢?哥哥呢?“母亲”呢?小楼呢?花圃呢?荼蘼架呢?我急切地用目光寻找着那些熟悉的形象可一次又一次地我失败了。

我茫然四顾一阵又一阵的失望席卷了我的心但同时也不免有些松弛的感觉不用立刻面对料想中的尴尬多少还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可是我又该如何去找寻呢?南京城是那样的大啊!

我不知道自己在原地站了多长的时间总之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了。

“你是外地人吗?”一个戴着红袖套的老太太走了过来。

“哦。”我应道并很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她担心这会是某个认识我的人。看过之后我放下心来这完全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她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你要找的是谁?”她睁大眼睛看着我问:“是原来的住户吗?”

我点头随便说了一个过去住在这里的老邻居的名字并不敢提起白家来。

“他们啊!”老太太露出一付了然的样子。“我知道的才搬走了两个月呀。”

“都搬到哪里去了呢?”

“新建的小区呗。”

说完她用不着我再问就拿出纸和笔来写下了那个地址还附上了一张简易的地形图。

“并不是很难找的。”她热心地。

我谢过她又装出很不经意的样子问:“这儿原来是有一家姓白的吧?”

“你是说那个白家?”老太太神秘兮兮的。“他们家可不得了呢。”

我心里一紧。“他们怎么了?”

老太太来了兴趣开始叽叽呱呱地说了起来。我因此而得知了:父亲已经退休了;江云仪还在工作着;大哥身在英伦挣英镑去了;二哥如今是在某大学里作副教授有个三岁的女儿听上去所有的人都还平安也生活得很不错我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可这样的家庭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她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怎么?”我直觉会听到与我有关的故事了。

“听说他们家的女儿被人拐走啦!”

“拐走了?”

“是啊!”老太太压低了声音。“都好几年了呢他们家总是瞒着不说可是你想啊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不见了瞒得住吗?这事儿终究是让人知道了的。”

我对自己的故事无法评头论足只好沉默着。

“没想到啊!他们白家也有那种事情亏得他们还自以为是什么书香门第见了我们这些人一付很了不起的样子还不是就那么一回事儿。”老太太喋喋不休地感慨着语气中的不屑的成份明显很多。

我默默地听着可以想象得出因为自己的出走带给白家的是怎样一种耻辱!深深的内疚之情令我脸色白了。

“那———”我鼓足了勇气问:“他们那个女儿怎么了?他们怎么对人解释的呢?”

“说是死在外面了。”

“死了?”我喃喃地重复。“死了?谁说的?”

“当然是他们白家说的了。”老太太叹着气。“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被男人骗走了能有什么好结果了?死了倒也干净你说是不是?”

突然我明白叶佳为什么看到我有那样强烈的反应了。原来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死了好死了好”我喃喃道。血液开始变得冷冰冰的了。

请大家多支持一下枫林的《绽放的星星》啊!!书号:69577。在那里会看到枫林另外的风格!请大家多多砸票及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