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九九九年(8)

“他们家的那个老爷子倒是真的很伤心呢!”她摇着头却又不肯一下子把话讲完明显在等着我问下去。

父亲?我的心悬了起来。“他他怎么了?”

“中了一次风老命去了半条。这不是儿女造的孽吗?”

“中风!”我失声惊呼了。“严重吗?严重吗?”

我的过激反应显然引起了她的某种警惕她又看了看我。“你———和白家是什么关系?”

我竭力镇定了一下。“哪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听我的亲戚提到过的有些好奇罢了。”

“哦。”她释然了。“可不是吗?这种事情在他们那样的人家并不多见啊!”

我勉强点着头。我已经被所听到的关于父亲的情况狠狠地打中了自己的“死亡”固然令我有一种被摒弃的心酸但是父亲的中风则更加的心如刀割了。

那个老太太还要唠叨些什么但我已经没有心情听得下去了。我的整个心都被惊愕、苦恼和内疚所笼罩着我僵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

因为我毫无反应老太太也觉得无趣起来又讪笑着扯了几句什么闲话就忙匆匆地去维持交通什么的了只剩下我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呆。

以我的本意是马上就要去看看父亲的可是我实在是勇气殆尽了。父亲的病不用多作猜测也能知道是因我而起的他还不过才六十多一点啊本来是不应该得这样的病的都是我!都是我!这都是我害的!叫我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他啊?我真不敢去了。

在心里苦苦地挣扎了许久我只有决定先回酒店再做决断了。

一回到房间我就把自己投掷到床上用被单蒙住了全身任凭泪水在脸上纵横。可心中的痛苦还是有增无减强烈的愧疚令我不得丝毫的安宁。我真后悔没有让苏强一起来有他在的话至少我还会得到几分安慰尽管他并不是了解那些情况但只要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也会感到好受一些的了。可是现在啊!我还有那些“香烟”能帮助我摆脱这痛苦织成的罗网呀!我一想到这一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抖抖索索地我拿出临走时向宋莲要的一包“香烟”来急忙点燃迫不及待地深深吸了起来。

一支不够就又来一支终于我开始感受到了它们的作用:我的头越来越轻眼前只有绚丽的色彩心里再也没有了苦痛我沉入了一个美妙的梦境里。

一切烦心的事情、悲伤的事情明天再说吧!我现在是安宁了

第二天我没有去那个小区;第三天我还是没有去;第四天我依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越是拖延下去就越是提不起去的勇气来。仿佛这样子延长着就可以减轻我许多负罪感我只要不去立刻面对什么就可以当作什么地还没有生似的了。我就在这种惧怕和自欺欺人的心态里靠着那些“香烟”的作用生活了好几天不肯迈出酒店甚至是房间一步。

直到苏强来了电话。

“晓荼你办完事情了吗?”他的声音有些疑虑。

“还没有。”

“你———”他迟疑了一下。“不会不回来了吧?”

只这一句话就让我感受到了某种被需要的安慰。在这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在想着我在在乎着我啊!良久我都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是不是真的就想住在那里了?”苏强又问。“如果你真想那样就”

“不不!”我忙说:“我再过几天就回去了。”

明显地苏强在电话那边松了一口气。

感动之余我也明白自己势必是要有所行动的了总不能老是这样拖下去的。思前想后了一番最后我就决定只去不露痕迹的探望一下父亲我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这个“死人”又重新出现的否则这无疑对父亲又是一重打击。

我特地选择了星期天去那个小区这样我在人来人往中也不至于太引人注目而且以中国人的习惯来说我亦极有可能看到二哥一家。我希望如此如果能一次就见到所有的家人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因为我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够再踏上这片土地了!相见恐怕真的是无期了!

天色有些阴郁正如我的心情。一路上期翼和恐惧交混在心头让我的全身都一直在颤抖个不停像是正在患着某种疾病一般了。

到了那个小区的大门口我拿出准备好了的一副大墨镜戴上选中了一个看上去面目慈和、见多识广的老太太我就走上前去向她打听白家住在哪一幢楼里。

“白家?哪一户白家呢?”她起初有一点疑惑。

等我把大致的情况说明以后她立刻就恍然了。“你是说他们家呀就住在第五栋的一楼里拐个弯就到了很好找的。”

“一楼?”

“是啊!他们家白老师是中过风的行动不怎么方便就只好住一楼了。”

她的解释更加证实了我没有问错地方也让我更加心酸了。唉!父亲

“要不要我带你去?”她又热心地问。

“哦谢谢您了!”我急忙婉言拒绝了。“我自己能找到的就不麻烦您了。”

正如老太太所言的那样白家的确很容易找到。可我却不容易看得到白家的人因为我终归不能堂而皇之地去敲门进入吧。我只能等待等待着他们自己出来给我一个见面的机会了。

我张望着看到正对着我的那个阳台上摆放着许多的花卉有文竹、月季、兰花、茉莉我心里不禁一动直觉告诉我:那就是白家!

我定定地盯着那个阳台似乎已经嗅到了那股“家”的味道看着看着我一阵冲动就几乎按耐不住要去敲门了。

正在这个时候那阳台的门忽然就自己开了从屋里走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显得很苍老的男人大概有七十来岁的样子他一直低着头在摆弄着一盆兰花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那身宽大的休闲服穿在他瘦削的身体上像是挂在一个稻草人身上似的空荡荡、轻飘飘的这样的身材是我不熟识的。这会是谁呢?我粗略一看觉得很是陌生。看来我是认错了地方这并不是白家白家是没有这么一个人的。

当我正要转过头去继续张望时那个老人抬起了头来在亮光中他的五官暴露无遗了。那眼睛、那眉毛、那嘴角这样一来我认出他是谁了。天啊!他竟然就是父亲!我紧紧地咬住嘴唇才不至于失声尖叫出来我那曾经多么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父亲怎么竟成了这般形容枯槁的模样了呢?

是我!是我!这都是因为我!

我看着他的肩膀那样萎靡不振地低垂着脸色是那样的苍白浑身上下都有着那样一股昏昏然的神气我竟然再也找不到往日那些气质来了。这一切都像是一把刀在狠狠地割着我的心!泪水疯狂地涌了出来在墨镜后面恣意流淌着但依然不能减少我心中的一丝伤痛之情反而更加是痛彻心肺、痛入骨髓了。

父亲弯下腰来很吃力地拿起花洒壶准备浇花大约是壶里的水太多了的缘故他一时间没有拿得起来连带着身子也往下沉了沉同时叫出了声来:“哎哟!哎哟!”

我忍不住向他走过去了几步但还是竭力停住了脚步。我这样突然的走过去是会吓坏他的。

他做了一次努力想要改变姿势可还是无法直起腰来。接着他又动了几下终于用手扶着腰站直了但脸色已经变得更加苍白了明显的他正在经受着一种什么疼痛他靠在阳台的栏围上还是不敢轻易动弹一下的样子。

我离父亲最多就只有十米远的模样可我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这一切满怀着剧烈的内疚和痛苦我浑身颤抖个不停却不敢出任何声响我只能看着、看着、看着以及任凭自己的心在滴着血!

“爸爸!爸爸呵!”我无声地喊着。“爸爸!”

父亲是听不见我的呼唤他继续在忍受着他自己的苦恼。“云仪云仪!”他在喊。

不一会儿阳台的门再一次开了江云仪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走开了几步有些畏缩的看着她。她依然是那样一付庄重、严肃的气派那额头及眉眼还保留着她心灵上严厉苛刻的痕迹。她除了随着岁月而老去了几分以外就没有其他太多的变化了我感到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惧怕着她就更别说上前去打招呼了。

“你自己都这付模样了还管什么花花草草的!”江云仪的声音仍旧带着叱责人的味道。“这不是给人添乱子吗?”

父亲含含糊糊地说了几句什么就依靠着她的肩膀颤巍巍地进了屋子里。

我定定地看着那空了的阳台只觉着一种惨痛混杂着后悔在心中猛烈地翻腾着。

父亲那遭到摧残的身体让我悲痛得几乎再也不能自持了但是我心里的悔恨更是胜过这种情绪千倍、万倍!到今天为止我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却始终没有真正后悔过自己爱上了阿风可就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我这才明白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爱情啊?!它是那样的残忍!它的本质根本就是如此的我那青春的错爱不仅是让自己伤痕累累同时还给那些爱我的亲人又带来了些怎么样巨大的灾难啊!阿风!阿风!我真恨你!然而我更憎恨自己!!

我咬着已经渗血的嘴唇踉踉跄跄地转身向小区大门跑去再呆下去我必定是要疯狂了。

刚出了小区的大门不远我迎面就遇上了三个人: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和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尽管天色很暗尽管我戴着墨镜尽管过去了好几年我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做父亲的是谁他不是别人正是———二哥:白文峰。

我站住了细细地看着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并没有什么变化要说有就是他再没了属于年轻的活泼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和严谨的气度了。他是我的二哥但又不是我那个曾经的二哥了。这又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他的妻子不是很高漂亮的程度远不及叶佳但一看就是那种知识女性颇具几分江云仪的气质想来是她亲自挑选出来的儿媳妇吧。而那小女孩在眉目间竟然有些与我相似她那么蹦蹦跳跳地从我旁边跑过可爱得让我都快忍不住要伸出手去抱抱她了。

在二哥和我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我几乎就停止了呼吸。我心里既害怕他认出我是谁来但又有一些希望他能够知道我是谁矛盾中我一动也不能动地站在那里听凭着上天的裁决。可是二哥只是略微有些奇怪地瞟了我一眼纯粹是那种一般人对陌生人的好奇的目光毫无任何特别之处。

我松了一口气又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二哥曾经和我那样亲密的手足居然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也没有认出他唯一的妹妹来!

只几分钟而已他们一家三口就从我的身边掠过了。他们谁也不曾想到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白衣女人会和自己有着什么样的关系的。我对于他们而言就连个过客都算不上更别说提起了。

我硬僵僵地看着他们走远直至消失不见了。我站着突然感到有几分冷了就向四下里无意识地看了看这才现不知道何时开始飘起雨来了空中充满了又湿又冷的风和雨丝扑打在我的脸上不禁令我打了个哆嗦。可我并没有挪开脚步我还是站在那里只影单形地站在那里悲痛着悲痛着亲情难以挽回的损失。

这些年来我虽然是情境变化无常命运多舛但我那一丝回家的希望始终是在心头萦绕着未曾断绝过总是想着能够回来。今天我终于是回来过了可又能怎样呢?只能证明一个问题确定一个答案那就是———我再也回不来了!

的的确确我是再也回不来了。古人说“物是人非事事休”而故乡于我而言却是“物非人非事事休”的地步了那些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都已经面目全非我再也找寻不到家的痕迹了。那———哪里又是我的家呢?哪里?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请大家多多支持下枫林的《绽放的星星》相信大家看了会喜欢!!砸票加收藏加宣传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