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二零零年(1)

我已经给苏强打了无数个电话了。

我再一次伸手拿起电话拨了苏强的手机号码听到仍然是那个机械化的声音得到的仍然是同一个答复:“对不起该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我气急败坏地把电话扔了出去随即仰面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但浑身却无法控制地着抖心里像是有千百只小虫子在那里爬着、啃噬着、撕咬着啊!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得住这样的痛苦了我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不停地兜起***来了。但这样做毫无作用我依旧难受得要命甚至连每一根骨头都快要断掉似的。这种痛楚是无法消除得了的除非谁马上给我一包海洛因哪怕就一克也好!

是的我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就是海洛因。对于我来说它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千百倍!没有它我无疑是生活在地狱之中!

开始吸食海洛因是在从南京回来之后的事情那次糟糕的故乡之行令我沮丧到了顶点亲情的彻底丧失和巨大的内疚感让我的情绪以最快的度颓丧和消沉了下去我心中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是无论如何也排解不开的即便是苏强温情的关怀也无济于事况且他又不能整天陪伴在我的身边。而我呢只要一闭上眼睛父亲那衰弱的样子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怎么也挥之不去了!我在这种折磨里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打那些漫长的白昼和黑夜?我就只有又求助于那些“香烟”可是随着我的耐“药”量越来越大它们开始变得软弱无力起来了渐渐地就没有办法麻醉得了我了。这个时候宋莲向我推荐了可卡因和海洛因自此我就与那些白色的粉沫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说来也是有些奇怪宋莲说一般人在第一次碰这些白色小粉粒的时候感觉是很难受的还会有一些呕吐、头痛之类的反应可我却没有这样症状第一次吸食的时候就就立刻让我感受到了那种美妙的滋味!那真的是一种美妙之极的感觉啊!纵然有千种愁闷万般忧虑都被它们一扫而光了眼前看到的只是那些我愿意看到的美丽景致:盛开的荼蘼花、父亲爱怜横溢的目光、和阿风漫步在星空下我感到自己快乐极了、兴奋极了!甚至是幸福极了!于是我就越来越喜爱、越来越依赖这些神奇的白色小精灵了!逐渐演变成了每天必吸食它们的情形靠着它们的帮助我似乎已经逃避了一切的苦难。

但是这也只不过是似乎而已。另外一种全新的困扰出现了而且很快就展成为了一种令我焦头烂额的情形。

先是经济方面的问题。海洛因的价钱昂贵得吓人仅仅是那么一点还不够吸一小口的份量就要两三百元!像我这样的吸食量只是几天就得用去上千块钱苏强给我的那些生活费用竟然只够我半个来月的花消我不得不频繁地向他要钱了当然这是要编造很多形形色色的借口的。我再喜欢海洛因在理智上我还是清楚地知道它是不折不扣的毒品吸食它们实在是不应该的事情我又怎么敢对苏强说实话呢?我只能撒谎再撒谎了。好在苏强也没有疑心到什么对我依然是慷慨大方的只要我伸手他就不会多问什么满足了我的要求。这个问题基本上是得以解决了但我内心对苏强的抱歉就日益加深着我真有些不敢去面对他了。另外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则是有关于我健康方面的了。的确我只要一吸那些白色粉沫就会精神十足前所未有地感到健康但是等那些效用一过去一切又会恢复原状了。甚至是更加的萎靡不振浑身上下都说不出来的不舒服。至于有时晚吃一会或停止吸食那种感受就真的像是要了我的命一般我就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又慌又乱就是去偷、去抢、去干什么我都是非要海洛因不可的!

现在我就正处于这样的情形之中。

不知道怎么回事苏强已经连着五天没有来我这里了之间就通了一个电话匆匆说了两句话他答应是立刻就过来的我左等右等也没见着他的人影。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太忙没有空来。可又过了几天后我就开始不安起来他竟然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来事情就透着几分古怪了但我又有些心虚怕是他现了我在吸毒的事情生我的气了我当然就不敢去自讨没趣了还是没有去找他。何况我在吸了海洛因以后每天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的整个人一直是处于昏睡在各种各样的幻觉之下的情况中哪里会有闲功夫去关心其他的事情了?这样又过了两天直到我的“储备”吸光了必须去买新的货了这就需要很大一笔钱才行我不得不主动去寻找苏强了。可谁知我打了无数的电话都没有一个结果苏强就像是从人间蒸了似的总是杳无音信我在身体上既难受得要命心里又担心得要命我简直就要彻底地崩溃了。

我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心里更是一阵接着一阵地抽痛着。迫不得已地我拨通了苏强家里的电话。这是我第一次给他家里去电话我虽然一直都是知道那个号码的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打扰他的家庭可如今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找到苏强再说罢。

“喂你找谁?”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有些沙哑好象是刚刚哭泣过的味道。

“请找一下苏强。”我猜想着她是杨丽心里就有一点怯怯的了。

“苏———强———”她的声音不知为什么拖得老长的仿佛这个名字很奇怪似的。

“他不在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足足有几分钟以至于我以为自己是拨错了号重新想了想我确定是这个号码没有错我就又问:“苏强他在不在?”

这一次有了回应。“苏强他———已经不在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问道:“你是谁?”

我虽然是在电话的这一头可还是有点不自在。“我我是他的一个下属。”

“下属?”她冷笑了。“下属会不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窘住了。

“你———是那个罗红吧!”她的口气有些咬牙切齿地。“罗红!”

“我我”

“你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吗?”她已经是在吼了。

我吓了一大跳觉得不能再和这个女人说得下去了急忙就挂断了电话。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又该怎么办才好。那个女人必定是杨丽无疑的听口气她是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了那她对我的态度就是可以理解的也说明了她就此事与苏强已经是生过争执了这大约就是苏强无法到我这里来的原因吧。那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我还来不及想出个所以然来身体里对海洛因的需求就爆了。我全身都疼起来了一阵阵恶心、头痛伴随着大汗淋漓我忍不住尖声叫喊出来了噢老天!我感到自己就快要死去了!

我要海洛因!我必须要!

我挣扎着拨通了宋莲的电话。“宋莲!你快一点过来带带那个东西来!要快啊!”

宋莲很显然明白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搁下电话还没十分钟就赶了过来。纵然是这样我也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了!

等到一切事情都归于平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时分了。

宋莲还没有走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一直不肯开口。我知道她要什么可我把所有的手袋和抽屉都翻了个遍也没有凑够能给她的那个数额只好作罢了。

“等苏强给了我钱我再给你吧。”

“这个无所谓。”宋莲摇头。“我是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听说听说”她还是欲言又止。

“你听说了什么?”我也被她的态度弄得紧张了起来。“是关于苏强的吗?”

她点了点头。“我也是才听说他好象出了车祸什么的。”

“车祸!”我一想到苏强向来开车的度心里就直毛了。“严重吗?严重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急切地拉住她不放。“你听别人怎么说的?快告诉我!”

“别人也就是那么提了提我也没怎么听明白的。”

我联想到苏强的这几天来的毫无信息心里就恐惧起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沉不住气的。”宋莲耸了耸肩。“就算是真有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我又是恐惧又是焦急的无暇对她解释。此刻我只想尽快地知道苏强的情况!

其实这也并非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在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之后一等到天亮我就迫不及待地给那个和苏强走得比较近的于总去了个电话。

“是你啊!”那个于总说话还是不急不徐的。

我都快要急死了也就顾不得什么礼貌直接就问:“苏强怎么样了?”

“原来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

“苏强在三天前就死在医院里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从我的手里滑落了下来在一阵天昏地暗之后我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请大家多多支持下枫林的《绽放的星星》相信大家看了会喜欢!!砸票加收藏加宣传哦!!!

章节目录